《科学》杂志刊文:在孩子面前屡败屡战,他们才能明白努力的意义

时间:2017-09-28 13:09   来源:未知

2017-09-28 07:33 起源:智见 科学 /幼师

原题目:《科学》杂志刊文:在孩子面前屡败屡战,他们才能清楚努力的意义

看点: 近日,《科学》杂志发表了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一篇论文,彻底推翻了“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外有人在负重前行”这句看似有道理实则不该如斯的话。他们的研究表明,要想造就孩子尽力尝试、不易言弃的品德,就该让孩子好好看看,自己是怎样负重前行的。

另一项颠覆认知的研究来自加州大学。研究以为,当你进入一个房间时,最吸引眼球的并非是发光的物体,而是对你来说最有意义的物体。

最后这项研究让人稍有担心。密歇根州立大学测试了幼儿园老师对学科的自信心,结果发现,大部分幼教不喜欢科学,也没有专业的科学学科背景,不禁让人对孩子的科学教育捏一把汗。

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

失败了,请在孩子面前再试一次

近日,《天然》杂志,这本不明觉厉的杂志,发表了麻省理工学院的一项研究结果。

简略地说,这项研究想告知大家,不要在孩子面前故作淡定,家长遇到辣手的艰苦也不要躲避孩子,让孩子看看,父母是如何应对问题并一次又一次试图解决问题的。

所以,在孩子眼前,假如失败了,能够再来一次;还不行,那请持续尝试。

中途放弃或者故作轻松地解决了非常难的问题,对孩子来说,都是假象。

看见成人年不懈努力地达成目标,婴儿才能体会努力的意义与价值。

这是因为,孩子15个月大的时候就能懂得“屡败屡战”的道理。

实验组的孩子察看成年人尝试屡次才获得成功,而非实验组的孩子观察成年人绝不费劲就取得胜利,成果显示,实验组的孩子在完成艰难任务时会更努力。

“在孩子面前,家长一般会故作淡定,即便遇到难处也要显得毫不费力地解决好,”麻省理工学院认知科学教授Laura Schulz说,“只管实验室里的研究无法直接指导家长,但这至少解释,让孩子知道,你需要消费很鼎力气才能完成目标,好像不是一件坏事。”

实验是这样进行的:

他们把15个月大的孩子分成两组:第一组孩子看到的现象是,成年人很轻松地就把一只玩具青蛙从包装盒里取了出来,之后同样很轻松地从钥匙环上取下一把钥匙,这两个动作在30秒内重复了三次;另一组孩子看到的是,成年人试了足足30秒才把这两个动作完成一次。

之后,研究者给这些孩子一人一个音乐玩具。玩具上有一个按钮,看似只要按下按钮就能打开这个音乐玩具,但实际上是行不通的。真正的开关在玩具底部。研究人员先偷着把玩具打开,示意孩子们这个玩具是可以播放音乐的,然后便封闭玩具,把它交给孩子们。

每个孩子有两分钟时间去翻开玩具,同时,研究职员在一旁记载孩子尝试的次数。他们发现,之前看到成年人费了好大力量才完成任务的孩子,他们尝试的次数是另一组孩子的两倍。

“两组孩子的差别不在于他们尝试了多久,也不在于他们向父母寻求了多少次赞助,”研究者说,“关键的区别在于,他们在寻求辅助前,自己尝试了多少次。”

来自加州大学的研究——

眼睛最先注意到的是最有意义的事物

晚上,当你进入一间亮灯的屋子,你最先注意到的是什么?

如果依照之前的“视觉显著性”实践,我们第一眼看到的确定是灯,因为它在黑暗中是最显眼的。

然而,就在最近,由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脑研究中心完成的研究,推翻了我们之前对视觉的认知。

那我们现在第一眼看到的是什么?

是桌子?是壁橱?是挂毯?仍是什么……

研究表明,我们最先看到的,是对自己最有意义的事物。

不同场景对应的意义等级

“目前,视觉显著性假设是接收度最广的,” John Henderson教授说,“但从现在起,我们要重新认识一下自己的视觉了。”

实验是这样进行的:

Henderson教学和博士后研究员Taylor Hayes做了这样一项研究:他们测试我们的注意力是不是被“意义”引导,而非“凸显的物体”。

他们首先制作了一张“意义地图”,即对于视察者来说,场景中不同事物的意义分离是多少。

接下来,他们让志愿者看这些场景,追踪记录他们眼睛停留的位置。结果显示,比起“视觉图”,这张“注意力地图”与研究者绘制的“意义地图”更加吻合

尽管还没有充分的数据支持,但研究者深信,大家会更加关注有意义的部分。好比在房间里面,比起照射进来的强烈阳光,一张混乱的桌子或者书架更能引起人们的关注。

来自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研究——

幼儿园老师广泛缺乏必备的科学知识,没有信心教好孩子科学

目前,密歇根州立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幼儿园老师偏向于教文科类课程,对科学和数学的热忱很低。

数据显示,99%的幼儿园老师每周上3-4节语文课,但是,对数学课和科学课而言,这一数字下降到75%和42%。

“只有学前教育的科学课质量高,小学生的科学程度才有可能进步,”密歇根州立大学人类发展与家庭研究学院副教授Hope Gerde说,“但就目前来看,幼儿园老师对自己的语文教学水平信心满满,谈及科学时则不无泄气。这妨碍了学生科学能力的发展。”

这项研究由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完成,发表在《早期教育与发展》周刊上。

试验是这样进行的:

Gerde和他的同事考察了67个班级均匀年纪在3-5岁之间的孩子。这个年龄段被认为是学习科学知识和技能最要害的时代。Gerde表现,学前儿童有足够的才能进行科学思考。

这是第一项检测幼儿园老师“自我效能感”的研究,换句话说,这项研究旨在丈量幼儿园老师对本人教语文、数学和科学三门学科的信心到底有多大。

Gerde说,幼儿园老师因为缺少专业科学训练,甚至对科学有抵触情感,从而导致不善于教科学。其次,教导政策也是向语文倾斜,使得科学在一定水平上受到疏忽。

此研究最重要的发现是,只有具备过硬科学知识和技巧的老师才干给学生供给适合的科学资料、引导学生做科学实验。

编辑:崔浩/搜狐教育·智见

搜狐教育?智见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智见介绍: 搜狐教育原创账号,给家长和老师介绍实用于7-16岁孩子的素质教育课程及实际运动特点,帮助孩子拓宽国际化视线,提高软实力。在这里你可以触达百余位知名专家的教育理念和实操办法,让你在陪同孩子成长的路上不再孤单!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6 gzcathoLic.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广州教区牧灵中心 粤ICP备110580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