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女神”翻译:如果多给1秒 能翻译得更好

时间:2017-03-14 18:58   来源:未知

  张璐说,无论做多长时间的翻译,永远都怀着一颗敬畏的心。

2012年总理记者会,张璐担任翻译。

  每年两会,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召开的中外记者会,吸引着来自全世界的眼光。

  截至2016年3月,张璐已持续七年坐在总理旁边,担负翻译。七年里,这位外交部“高翻”(高等翻译),因准确翻译领导人引用的古诗词以及慷慨得体的形象广为人知。

  有网友评论说,她对古诗文的翻译准确流利,国学功底扎实,是合格的大国翻译。

  然而,张璐在一次演讲中泄漏,古诗词翻译并不是她的强项,哪怕能再多给她一秒钟时间,都能翻译得更加准确。

  对于忽然“走红”,张璐有些意外:“其实外交部有很多精彩的翻译,只是这次恰好派我去,而一年一度的总理答记者问又备受关注。”

  2000年,23岁的张璐从外交学院国际法系毕业,进入外交部工作。17年间,她一直从事外交翻译工作,现任外交部翻译司西葡语处处长。

  她说,无论做多长时间的翻译,永远都怀着一颗敬畏的心。

  非科班出身的“高翻”

  2016年两会闭幕后的一个月,张璐到香港中文大学演讲。她演讲的主题是“外交翻译与中国外交”。

  能包容几百人的演讲厅被挤得满满当当,许多人专程从内地赶来。在张璐步入场地时,还有些观众冲她喊着:“你是我的女神!”

  六年前的3月14日,“女神”张璐接替资深翻译费胜潮,第一次呈现在温家宝总理两会记者会上。这是总理记者会第一次起用女翻译,此前多年,张璐一直协助费胜潮。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FortheidealthatIholddeartomyheart,I'dnotregretathousandtimestodie(我服从我心坎的想法,即便要死千万次我也不会懊悔)。她的第一次正式亮相,1米7多的身高,身体高挑;留着简略、老练的蘑菇头;一身深色西装,宝蓝色衬衫,衣饰妆容举止都大方得体。

  那天,张璐上了微博热搜,大量网友称爱了这位声音好听、翻译工作精深的美女翻译——外交学院的高材生、当年的校花现在的“高翻”,最受欢送、最上镜的英文女翻译,不吝溢美之词。

  面对突如其来的走红,张璐有些意外,在香港演讲时,听众的热忱让她认为“本人那天有点像摇滚明星”。

  实在张璐从中学时就是校园“明星”。初中时她是班长兼英语课代表,毕业时成为全校唯一被输送到山东省试验中学的学生。

  高中时,张璐个子就已经长到了1米7。当时,这位济南姑娘就已在外语学习方面展现出天赋,常常被老师叫起来读范文。

  走红以后,张璐表示得很低调。“她仍是原来的那个她。她把自己现在的工作看得很平凡,时常说‘只是一份工作而已’。”她的高中同桌在接收媒体采访时说。

  虽被夸奖为及格的大国翻译,但张璐并非翻译科班出身。1996年,她考到外交学院学习国际法,毕业后进入外交部。随后又赴英国西敏寺大学学习外交学专业,取得硕士学位。

  演讲中,她谦虚地与听众分享了自己职业道路和经验。她还激励台下的口译新手,不要怕难为情,要更自信,并开玩笑说:“根本没人会在意你!”

  “女神”翻译是怎么炼成的

  在张璐看来,成为一名优秀外交翻译没有捷径可走,只有不断地训练,练习,再训练。从大学开始,她就喜欢阅读《泰晤士报》、《每日邮报》、《今日美国》、《参考消息》等,造就了对英语的兴趣。

  “即使我工作了12年,即使我可以给领导人做翻译了,那相对不意味着我可以去吃老本,放弃学习了。”张璐说,天天早上8点钟她准时翻开电视和收音机,收听BBC、VOA、CNN广播,“即使我已经工作了这么多年,这依然是我上午8点到下午1点的头等大事,除非当时有紧迫的翻译任务,否则这是我雷打不动的routine(例行程序)。”

  外交部翻译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向媒体介绍,想进入外交部当一名高级翻译,必须经历“严格筛选、猖狂练习、周密准备”三重考验。

2016年总理记者会。

  外交部选择翻译职员要经过严格的初试和复试:初试一般通过公务员考试排名,或是去专业院校进行笔试。其中成绩排在最前面的10至15名,才有可能进入翻译司加入下一阶段的“视察培训”。

  “察看培训”本质上就是“淘汰式培训”,终极只有不到4%的人被录用。

  张璐和同事们在外交部翻译司接受的是“魔鬼训练”。为了提高速度,部分内容会用一些符号来代替。“比如‘四项根本原则’可以用‘四’字来取代”,张璐说明,领导人发言的时候,不可能让他停下来,即使是连续10分钟的讲话,也得尽可能全体翻译出来。因此,记笔记是翻译的一个工作重点,这就需要不断地练习臂力。

  外交部还有一个特殊的制度——旁听制度。张璐说,先辈们作为一个傍观者,会把他听到的优缺陷,一针见血地指出来,这个制度有一点“吓人”。

  张璐和她的同事们每年还要考试,考官是翻译司的领导。考官故意将一些别人听不太懂的,甚至把一些音效不好的东西录下来放给他们听。

  张璐总结,“必需不断地记,像海绵一样尽力去吸取水分。所以在外交部翻译司感想到的可能不是一种机关文化,而是感到似乎又回到了校园。”

  对于他们来说,每年的两会总理记者会都是一场“硬仗”,外交部都要提前一个月告诉翻译。

  “大战”前,还要模仿召开记者会,不上场的同事充当陪练,设计出各种可能涌现的突发情形。此外,还要进行彩排走场,熟习灯光和声效。

  “穿戴高跟鞋优雅飞奔”

  随着中国国际位置的进步,近年来中国外交日程日益增加,相对应的,张璐的工作也越来越忙碌。仅2015年,她追随领导人出访就达54次。

  与电视上翻译们鲜明亮丽地出入各种高端场合、动动嘴就完成工作的形象不一样。实际上,外交翻译的工作既辛苦又沉重。

  “对于一个相对照较成熟的外交翻译人士来说,每年或许有100场左右。但这只是单场口译,还要加上出差的口译活动。”张璐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演讲说,出差时可能同时要口译和笔译,比如说会议记载。“一般来说,对于一个相对成熟的翻译,出差时间甚至可能亲近140至150天。一年真正工作的时间也就260多天左右。”

  张璐只谈到了她的工作量,同样担任过总理记者会翻译的费胜潮表露的一些细节,或许可以给这些数字供给一些注解。“出差顶峰期时,一年有150天出差海外,时差倒得很乱,有时候深夜醒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费胜潮在一次演讲中说,“干外交翻译工作,上洗手间是个老大难的问题,为了不去,只能忍着口渴不喝水,连续作战的时候基本也喝不上水。女翻译们更练就了衣着高跟鞋优雅飞驰,并且不会摔倒的本领。”

  而在正式的翻译之外,也许要花多几倍的时间做事先准备。“有一天我父母问我说,你这活动准备好没呢。我就说,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我感到我到最后也看不出来我自己准备好没有。”张璐说,在每次准备活动之前,她都要依据活动的性质、重要水平、内容、影响程度以及我自己的熟悉程度来做各种不同的方案。

  “所以有时你的准备时间远远超过活动的时间是很正常的。我有一个同事,他要为霍金翻译,这个活动最多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但他把《时间简史》这本书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还专门研究了一下。”

  “女神”翻译张璐:如果多给我一秒都能翻译得更好

  除了翻译,张璐曾讲起陪伴领导人出访时,还要承当一些其余的工作,“比方在一个礼堂,你要表演多重角色,好比充当礼宾,这个路线要怎么走,你可能要轻微引领一下。有时一个大屋子,几十国领导人开会,你要在第一时间内找到国旗,这也不是很轻易的。”

  外交翻译甚至还会承担安保工作。“比如说在结合国开首脑会议,一百多个国家的领导人集合在一起合影的时候,各国随行、安保和翻译的人都想往前挤。”张璐说,这个时候甚至会出现一些肢体上的碰撞,但外交翻译还是要上前帮领导人沟通。

  “人们不仅把你的话当作个人的声音”

  张璐最难忘的一次工作经历是什么?出乎意料,并不是总理记者会,而是担任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翻译的阅历。

  六方谈判是包含中国、美国、日本、俄罗斯、韩国和朝鲜六国代表,目标是寻找和平解决朝鲜核问题的计划。

  由于事态敏感,六方会谈里每个参会方应用的语言都会被视为会谈中的官方表态,因此每个代表团都带自己的翻译。张璐说,当一国代表团团长每次在讲话中停顿时,来自不同国家的所有翻译就立即同时开端口译。“所以你能想象到,一个人说完一句话要等多久。”

  严肃的谈判场合,每个代表团都使用自己的翻译,让张璐印象深入,也更让她理解了外交场合翻译的特殊位置。“外交翻译,在‘翻译’两个字前面冠了‘外交’二字就直接体现了它工作的特殊性。”2012年,在一次演讲中,张璐说。

  周恩来曾说,外交无小事,这五个字也影响了几代中国外交人。张璐对此有自己的懂得:“作为一个外交翻译,你代表的是一个国家,你要全面谨慎活泼地传递中国的声音,这是一项非常光荣的使命。在敏感和重大场所里,你说出去的话,是非常有分量的。这就决议了,你不能是一个普一般通的翻译员。”他们要面对许多“陷阱”和考验,处置不当,也许会酿成外交事故。

  所以张璐以为,政治的敏理性,是做好一名政治和外交翻译的性命。“假如这条线掌握不住,无论你语言基本多好、翻译技能多高,恐怕你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

  一次运动,中方发言人提到中国有句俗语叫“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句话中国人理解起来没有任何艰苦,翻译起来难度也并不大。但当天的外方是巴基斯坦,这就需要斟酌宗教因素的影响,霎时决定要直译还是意译。

  如果盘算直译,那么问题来了,这里的“神”该怎么译?是译成God还是Lama?张璐认为需要联合巴基斯坦当地的宗教信仰进行翻译,虚化、意译一下:Itmightbeeasiertoinvitesomeonetoliveinratherthanaskhimtoleave。

  “或许有人觉得翻译司的译文抠得很死,对应得很严密,但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因为外媒也非常关注中国领导人使用怎样的词汇给事件定性。”张璐说。

  她时时有如履薄冰的感觉:“为领导人工作意味着当你谈话时、翻译时,人们不仅把你的话当作是个人的声音,而且还是威望的声音。”张璐演讲时说。

  2017年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就将落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举办记者会,答复中外媒体的发问。张璐或者将再次出现在世界媒体眼前。

  只管已经成为了国内知名度最高的翻译之一,但2015年,在一次翻译行业内部的论坛中,她说道:“无论做多长时间的翻译,我心里素来都没有想过能够百分之百地拿下,永远都怀着一种敬畏的心,越来越谨慎小心地做这种工作。”(起源:新京报)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6 gzcathoLic.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广州教区牧灵中心 粤ICP备110580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