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校内屡遭校外人员性骚扰,学校无计可施?

时间:2017-05-18 22:22   来源:未知

  近日,中国高校传媒同盟针对“高校校园平安问题”,向全国100余所高校的601名大学生发布了问卷。考察成果显示,7.58%的受访大学生在校内遭遇过校外不明职员的骚扰;65.24%的受访大学生表现,固然本人没有遭遇过不明校外人士的骚扰,但周围的同窗中有遭遇过。



  事实上,关于大学校园里“狼”来了的话题,已被提及屡次。

  此前,全国妇联曾经做过一项针对北京、南京等城市15所高校大学生的调查,发现阅历过不同形式性骚扰的女性比例高达57%。

  2016年4月5日,南京大学大二女生赵梦在校园里遭遇惊魂一刻。下午3点左右,她正走在去往仙二教学楼的路上。突然,一个骑车男子拦住她,说自己的脚扭了,问她能不能帮他扭回来。赵梦起先很小心,但当对方说起熟习的学校地名,加上周围人来人往,戒备的心松弛下来。

  赵梦随他走到四食堂旁边,对方脱下鞋子。男子说,“不介意的话,用脚踩也可以。”赵梦弯起腰正斟酌如何操作时,对方忽然抓住她的小腿。随后,赵梦在转身时踩了男子一脚,赶快跑到教学楼里。后来她在微信里跟小搭档说,“还好是白天,心有余悸。”

  事实上,女大学生遭遇的骚扰不仅产生在南京大学。在开放的大学空间中,受损害的学生就像没有围栏的牧场里的羊,那些意图实行性骚扰的人便是“狼”。



  “我在北京理工大学良乡校区。前几天,在博雅前的小路上,一个生疏男子差点把我拉进小树林里。我大声喊救命,吓得大哭”;“我在暨南大学,看到有男生鬼头鬼脑,重复进出某间女生宿舍的铁门。我走从前,他马上逃走,他是要偷看女生洗澡”;“我在武汉大学,有一次走在‘保研路’上,看见裸露狂,太恶心了。我此生都不会再走保研路了。”……这些同学都曾遭遇过骚扰,有的还不止一次。

  当同学们在遭遇骚扰时,学校又做了什么?

  今年2月,四川传媒学院实施了师生须刷卡进出校门的新划定。辅导员刘老师说:“全封锁的治理模式,实用于初高中阶段。在大学校园,全封闭不太现实。假如大学适度开放,也会给不法分子供给了可乘之机。所以半封闭半开放式的管理模式,更相符我们学校目前的现状。从学校的角度来说,如何既能保障学生安全,又不影响学校对外的社会功能实在是可以折中的。”



  在天津师范大学里,可以看到“校园安全提示”的展板,列出了曾在校内侵占大学生不法分子照片、介绍和作案方式,以警示在校生。

  华南师范大学师生齐发力,历史系讲师韩益民和几位同学做了一些警示的标语??“装灯防狼”“我能够长得很保险,但是我也需要安全”等,贴在一课厕所、电梯口等显著位置。他们还在网上注册了的微博账号,呐喊大家以实际行动来抗衡已存在多年的性骚扰。



  针对性暴力与性骚扰,有专家提议,教导部门应重视教诲青少年防止和应对性暴力或性骚扰的办法;树立校内和社会咨询救助机制也需要纳入教育部门、卫生与方案生育部门的工作内容中。学校层级可利用学校医务室、心理咨询中心等既有资源,发展预防或应对性骚扰、性暴力的宣传教育,为学生建立咨询救助的绿色通道等。同时,有关性暴力和性骚扰的预防、受害者的咨询以及心理劝导等内容,应纳入到青少年友好服务当中。

  文 / 常楚楚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6 gzcathoLic.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广州教区牧灵中心 粤ICP备110580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