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热久草在线视频_偷偷撸怎么上不去了_求草榴社区最新地址_哥哥撸婷婷五月色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零二章
 

    十景缎 第一百零二章

    时间:2018-08-09 霎时之间,文渊只觉浑身火热,一动也不动地望着紫缘,目光所及,看得一寸肌肤,心上便重重跳了一下。紫缘见他这样看着自己,心里 越发害羞,垂下了头,轻声道:「文……文公子……」文渊身子一震,慌忙道:「什么?」紫缘脸颊泛红,轻声说道:「那个……裤子……你 来脱好吗?」   文渊看到紫缘上身赤裸,已经是血脉贲张,脑中混混沌沌,听得紫缘口出此言,更是心弦摇蕩,连忙强自定神,深深呼吸几下,双手搭在 她腰际上,如临大敌,谨慎地缓缓拉下。紫缘口中呼出一口轻喘,羞得阖上双眼,不敢观望,只感受到文渊的手指小心翼翼地脱下了她的裤子 ,停顿一阵,又去脱她亵裤。紫缘「嗯」地轻轻出声,眉梢一颤,心中又慌又羞,又是紧张,仍然不敢睁开眼来,心里只想:「他……他脱掉 了……我的身体……全部都给他看到了……」   文渊却也是闭着眼睛,一边把亵裤往下脱去,生怕自己边脱边看,立时便会把持不住。直至亵裤顺着两条白皙如玉的腿上卸下,文渊心中 也已越跳越快,用力呼了口气,缓缓开眼。   一睁开眼睛,文渊忍不住低声惊歎,一颗心彷彿便要蹦了出来,喃喃地道:「紫……紫缘……你……你好美,真的好美!」   一丝不挂的紫缘,柔美的体态没有任何掩饰。听到了文渊的声音,紫缘也已睁开了眼,含情脉脉地望着文渊,脸上的羞意似乎渲染了一身 ,雪一般的肌肤被娇艳的桃红色衬托,美丽得让人晕眩。似乎被文渊的目光所刺激,紫缘胸前的两点小巧花蕊娇羞地随着心跳颤抖,下身的秘 境之中,也泌出了些许清澈的露水。   此时的紫缘,全身上下都是绮丽的景色,那羞怯而深情的脸庞,虽然没有启唇言语,却是无声胜有声。   这时的文渊,所看到的已不只是绝美的胴体,而是紫缘对他最深挚的情意。   一时之间,他几乎没有办法呼吸,什么也思考不了,只想带给紫缘最高的幸福,一伸手,捧着紫缘的脸,凑上前去,温柔地亲吻紫缘的唇 .紫缘眷恋地回吻着,比从前任何一次都要炽烈,两人的舌头缠绵不休,源源不绝的情意迅速扩散在两个亲密的身体。   长吻、短吻,交替的空隙中,又被恩爱的喘气声交织充斥。紫缘的娇躯已经倚在文渊身上,缓缓去除对方身上仅存的衣物。文渊的手梳弄 着紫缘的轻柔长髮,爱抚香肩粉颈,同时以吻来陶醉紫缘的心。   紫缘的情绪犹如被一波波的浪潮抛动不止,一次绵密的啜吻过后,重重喘了口气,神情难耐地呢喃:「文……文公子……我已经……已经 ……好热……」   文渊也吻得心神激荡,衣裤早已尽褪,两人赤裸相对,情浓难解,已非热吻所能抑制。紫缘缓缓躺在床上,胸口起伏波动,喘声娇柔,望 着文渊,只等他行动。   文渊横坐紫缘身侧,低声道:「紫缘,如果等一下觉得不舒服,千万要说啊。」   紫缘喘息稍缓,柔情无限地望着文渊,轻轻说道:「你……你别担心,我……我的心里,现下……只有你   而已……「说着,伸出一只纤纤柔荑,握住了文渊的手,微笑着说道:」可是……要温柔喔,我……能跟心里的人这样,是第一次……所 以……所以……「说话之间,脸蛋已是红扑扑的娇嫩可爱。文渊握紧她的手,在她脸颊轻轻一吻,微笑道:」好,我知道,不够温柔,你就打 我罢。「   紫缘心里一阵甜蜜,轻声道:「那……那你来啊。」   面对这么一个娇美可人的身体,文渊光是看着,已经是热血如沸,方才一番拥吻,更激得他情烈如火。但是文渊最在意的,仍是紫缘的感 觉。此时他以满含爱怜的手,慢慢触碰着紫缘的肩膀,逐渐向下抚动,在那纤细的手臂上轻轻掠了一圈,接着游移前往胸侧。   当文渊的手指碰到紫缘的乳房,两人的身子一齐震了一下。紫缘本已羞涩,只这么碰得一碰,也是刺激非小,芳心紊乱,不禁「啊」地吐 了口气,充满了娇柔声气。   文渊手指一一搭上紫缘酥胸,轻轻佻弄几下,只觉着手处滑腻绵软,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感觉流遍全身,真令人爱不释手,心里不由得怦 怦直跳,低声道:「紫缘!」紫缘眼睫颤动,凝望文渊,轻声道:「文……文公子……我没关係……」文渊一点头,继续轻巧地以手指搓揉两 粒乳首,手掌轻轻抚动挺秀的双峰。   随着文渊的双手动作,紫缘的心情似乎放鬆,又似乎越绷越紧,曼妙的身体因情动而轻轻摆荡,唇齿之间逸出了动人的娇声:「嗯……嗯 ……啊……哈啊……嗯嗯……啊……」声音之迷人,直令文渊魂为之销,听着听着,几乎便要醉了一般。文渊心摇神驰,更加气血翻腾,手下 动作不由得快了,娇嫩超凡的双乳上香汗点点渗出,晶莹可爱。一对小巧玲珑的顶端也早已立起,把紫缘心中的舒适快意诚实地反映出来。   紫缘被文渊一番挑逗,心中兴奋得火热,却又忍不住腼腆之意,面泛桃花,那娇滴滴的模样配上羞赧的神情,真令文渊惜怜不已,唯恐太 过激烈,会让初试温存的紫缘承受不了,当下低声道:「紫缘……还好么?」   紫缘樱唇微张,先是几声诱人的呻吟,稍稍喘息,才勉力说道:「哎……啊哈……文公子……我……我……好喜欢……」又喘了口气,一双纤手按着床,撑着身体坐起,轻声喘道:「文公子……我……我想要你……抱我……好不好?」   耳闻恋人软语相求,文渊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一环臂,便将紫缘搂入怀中,竭力爱抚她每一寸的滑嫩皓肤。紫缘被他抱着,沉醉在他的重 重爱意中,喘息声急促了起来:「啊、啊……嗯、呃、啊啊……」   她每一声满怀春情的娇吟,都像把文渊的心淋上了一片蜜糖,甜得不能再甜。   文渊越听越是兴奋,下体热血狂聚,已经开始蓄势待发,双手不住在紫缘娇躯各处来去搓揉,连连吻着她的肩颈,只是不肯吻在她唇上, 方能听得到这般美妙的娇啼。紫缘紧紧抱着文渊,抚摸着他结实的背脊,双腿不自觉地两相厮磨,引得流泉四溢。   文渊吻了下紫缘的耳朵,轻声道:「紫缘……你……你的声音好好听,简直……简直……」紫缘正自意乱情迷,听到文渊这样说,更是羞 涩,呢喃道:「简直……什么?」文渊伸手揉着紫缘柳腰,低声道:「简直……跟你的琵琶声不分上下喔……」说着手掌下移,在她臀上来回 抚摸,不胜爱怜。   紫缘一听,羞得玉颊似火,偏又给他这么一摸,忍不住一声呻吟,其音娇美之中,带着几分刚刚醒觉的矜持,却又隐藏不住强烈的快感,只比先前的声息有过之而无不及,刚好给文渊的言语下了个注脚。紫缘喘着气,梦呓般地说道:「文公子……你……你怎么这样……取笑我… …啦……啊、啊……」   文渊持续爱抚,低声道:「你……你还叫我文公子吗?」紫缘星眸半睁,爱恋地看着文渊,脸颊羞红,软语说道:「那……那……嗯…… 我叫你……嗯……」   还没说出,文渊身体缓缓横卧,两人面对面横躺在床,互相交缠,淋漓汗水立时沾染了床单。紫缘知道快将进入正戏,心中怦然,低声道 :「我……我的心……跳得好快哦……」   文渊让她仰躺在床,自己悬在她上方,低声道:「紫缘,我们……要开始了喔。」紫缘嘤咛一声,看见文渊下身阳具挺立,已是剑拔弩张 ,随时便能攻入自己身体,不禁心里紧张,轻轻说道:「我……我不会怕的……一定……」   眼见紫缘神色虽然极是坚决,但仍颇有羞意,文渊示以一个安抚的微笑,两人再一次深深地交吻。文渊腰身慢慢下沉,先端碰到那湿润的 私处,尚未进入,紫缘已觉全身一烫,轻呼一声,蛾眉微蹙,脸上的神情複杂之极,略带哀怨地望着文渊,轻轻唤了一声:「渊……」   这一声呼唤飘入文渊心坎,便如一圈圈涟漪蕩了开来,声音醉人到了极处,又是满怀真情,文渊听得一阵冲动,连声低呼:「紫缘……紫 缘!」腰下向前挺去,开始进入紫缘下身温柔乡。虽然紫缘已经不是处女之身,可是她洁身自爱,在经历过去的劫难之后,直至与文渊相恋, 再也没有轻动情慾,私处极紧,文渊也不易探访,阳具受阻,甚难前进,只得稍稍加力。   紫缘「啊」地叫了出来,娇躯猛地一下剧颤,蜜液被阳具逼得缓缓涌出。紫缘哀声呻吟,玉手攀着文渊肩头,叫道:「渊……渊……嗯啊 啊……啊……噢…   …我……慢一点……啊……「此时文渊阳具只进入些许,听了紫缘呼唤,连忙暂停去势,先行退出,喘了口气,低声道:」紫缘,觉得… …不好么?「   紫缘连声娇喘,双乳剧烈波动,好不容易稍稍回神,才微弱地说道:「不……不是……我……我好高兴……真的……可以……可以和你… …一起这样……」   说着说着,眼眶中闪耀着点点泪光,脸上却沐浴在喜乐的神气中,只隐含了少许刺激过甚的疼痛。   文渊轻快地吻了一下她的樱唇,柔声道:「紫缘……以后,我们还会一直在一起。」紫缘轻轻拭去眼角泪珠,露出恋慕的微笑,柔声道: 「一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你的性生活被误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