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热久草在线视频_偷偷撸怎么上不去了_求草榴社区最新地址_哥哥撸婷婷五月色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家乡行
 

    家乡行

    时间:2018-08-05 (1)回乡 岳高山将近十年没回家乡了。这里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他一直强烈的思念着这个地方。 这次突然回来,是应中学老师的约请,来参加同学聚会的。他倒想看看当年那些同学都混成什么样子。 回来之前,他跟二位好友取得联繫,他们表示到时一定要来接他。 那天,他跟女伴一下车,等了半天,也没有见到他们。正不知所措时,一辆桑塔那轿车停在跟前。 车门一开,下来两名男子,齐声叫道:「高山,想死我们了,你终于回来了。」 高山仔细一看,正是自己的同学吴大海、顾长江。 在学生时代,这两人跟他关係不错。经常称兄道弟的,常在一起厮混。只是近年没什么联繫,但高山时不时的想起他们,顺便也想起他们的妻子。一想到她们,他的心里酸酸的,苦苦的,彷彿自己就是世上最可怜的男人。 高山忙走过去,跟他们握手,彼此都重重地摇着胳膊,一脸的激动,都望着对方,想看岁月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来。 多年不见,自然面貌有变。学生时代时,三人都是清瘦的,现如今呢,吴大海成个胖子,脸胖得圆圆的,有了啤酒肚。顾长江也胖了一些,鼻子上架了副白眼镜,还有点秃顶。岳高山自己还是个瘦子,只是脸上多了份成熟与沧桑。 彼此一打量,都笑了起来。高山瞅瞅二人,说道:「看得出来,你们都挺幸福的。」 吴大海撇撇嘴,苦笑道:「你可别逗了,我都变啥样了?谁还能相信我以前还是美男子呢?」 顾长江也连连摇头,道:「岁月不饶人呀,我觉得自己都老了。还是你行,高山,还是那么帅气。」顾长江冷静的声音中带着感慨与艳羡。 二人都直着眼睛瞅着高山,都在纳闷,为什么人家还是那么年青与健美呢? 高山冲他们笑笑,说道:「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位新朋友。」说着,将女伴招了过来。 二人早注意到高山身后有个女伴,只是刚才光忙着跟高山打招呼了。 「他们是我的好朋友,学生时代的铁哥们,大名是吴大海、顾长江。」 「这位是我的女朋友何小绿。」 小绿叫道:「吴大哥,顾大哥,你们好。我初来宝地,请多多关照。」 小绿分别跟二人握手,一脸的微笑。 二人一打量小绿,都心里一蕩。这姑娘好漂亮呀,相比之下,自己老婆都被比下去了,简直是青菜萝蔔。 这何小绿大约二十三四岁,生得如花似玉。那两只圆溜溜眼珠一转,明光闪闪,特别勾人。她笑起来时,甜如蜜,纯如泉,那股的青春气像风一样,几乎能将人吹倒。她的优点还不止这些,她还有一副天生的模特身材,举手投足,都给人一种美感。 今天,她穿一条白色的半透明的套裙,那露在外边的细腰长腿,令二位朋友差点要流出口水。 毕竟顾长江要冷静些,见吴大海看直了眼,握着何小绿的手不放,还直嚥唾沫,忙用手捅捅他的腰,吴大海这才像梦醒一般,乾笑了几声,说道:「真是不得了,我以为见到电影明星了呢,真是太漂亮了。」 放开美人的手,看岳高山时,高山只是微微一笑,脸上颇有几分骄傲。二人当然明白其中的原因,都不禁想到,这小子带这么漂亮的女友来是什么意思?不用说,是向我们两人示威来了。想将我们的老婆压下去,嗯,这个目的达到了。也别说,这妞长得是够靓的,看来,这小子这些年混得不错。 吴大海笑道:「高山兄弟,小绿妹子,请先上车吧,住的地方我都给你们找好了。」 高山很感动,说道:「两位大哥,你们想得太周到了。」也不再客气,放好皮箱,跟小绿钻进轿车。 在车上,三位老友交谈起来。 在交谈中,高山知道老友近年的情况。吴大海现在是个小老闆,开了好几家店舖。顾长江混到某机关里,现升到副处长了。 高山对朋友夸奖一番,然后说自己在南方开一家玩具公司,生意还凑合,勉强度日。听得说得可怜,那两人都摇头不信,都不住地叫高山为高大老闆。 在谈话中,高山也免不了问到二人的老婆。吴大海说杨丹在跟自己一块干事业,打理生意。顾长江说柳青还当小学老师呢,每天都跟孩子打交道。说到自己老婆,二位都兴致不高。当初的热乎劲儿都蒸发了。 高山故意跟小绿发感慨说:「你不知道呀,那杨丹跟柳青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可比你长得漂亮多了。这两位老兄都比我强,一人一朵,艳福无边呀。」听得小绿吃吃直笑。 这话听得顾长江直皱眉,他没有说话。 吴大海忍不住了,说道:「我说高山兄弟,你可别提这事了,什么校花呀,都是老掉牙的历史了。跟你们小绿一比,她们呀唉……」心说,她们早成老太婆了。女人嘛,青春一走,就跟花失去水分似的,越来越无光。 长江心里不爽,猛踩一脚油门,那车便突然加快,一阵风般向前边驶去。 很快到了一家宾馆。将皮箱搬到订好的房间。这里宽敞明亮,窗明几净,室内的装潢都不错。几个人坐下,闲扯了一阵儿。无非是同学、老师等人的近况。 稍后,顾长江先站起来,见吴大海还盯着小绿不放,便有意咳嗽几声,吴大海警觉,也笑着站起来。二人向高山告辞,让他们今天好好休息,说明天他们两对夫妇做东,要在「九洲大酒家」宴请高山跟小绿。到时一定要让两位吃好,喝好,玩好。 高山再度感谢,跟小绿直送到楼下。 临走时,顾吴两位认真地看了一眼小绿。 不同的是,吴大海的目光是火热的,贪婪的,顾长江的是冷静的,迷茫的。小绿只是笑着接受,高山呢,装作没看见。 二人重回房间,关好门后,小绿勾住高山的脖子,笑瞇瞇地说:「你那两位朋友好像有点色呀。」 高山的手伸入裙子,在她的屁股上抚摸着,嘿嘿笑道:「你不正喜欢别的男人注意你吗?那样能看出你的女人魅力呀。」 小绿瞅着高山的眼睛,说道:「你吃醋了吗?瞧你那小气样儿。不过,我好喜欢你这样子。」 说到这里,小绿「啊」地一声叫,目光变得迷离起来。原来高山的手已按在小绿的隐秘部位上。那里是柔软的,也是敏感的。 隔着内裤,高山连抠带揉的没几下,小绿就发出甜美的呻吟,身子酥软,像瘫了一般。那乾净的内裤上,出现一片湿迹,将高山的手弄得粘乎乎的。 小绿扭动娇躯,不顾羞耻地说:「操我,操我吧,现在就操我吧。」 高山的手指继续逗弄着小穴,嘴上说:「那就快点求我,我最喜欢听女人求我了。你要说得骚一点。」 小绿没法子,娇声道:「我求你操我,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操我,操我的小骚屄。」 听到这种骚话,高山精神大振,将小绿推到床前,弯腰捲起裙子,扯下她的内裤,那两个小洞都被透明的淫水浸满了,捲曲的阴毛闪着亮光,有说不出的淫糜。 高山激动极了,呼吸急促,他掏出自己已胀得跟棒槌一样的家伙,「滋」的一声给插了进去,显得很粗暴,他的脸上也有了狰狞之相,跟平时的随和、亲切判若两人。这时候的他,像一只下山猛虎,想撕碎一切。 (2)破身 高山光着下身,挺着他的大肉棒,强有力地在小绿的穴中进出着,干得唧唧有声,淫水无声地向下流着。小腹一下下撞在白嫩的屁股上,有节奏地发出啪啪声,空气中瀰漫着一股淡淡的腥气。 小绿啊啊啊地叫着,被干得娇躯前后乱动,像一朵风雨中饱受摧残的小花。胸衣一鼓一涌的,自然是乳房在颤动。高山得意地插着穴,又将小绿的裙子往下褪,直退至腰间。于是,那两只圆润结实的奶子便亮相了。 在高山的勇猛抽插中,两只奶子颤颤地摆动,两粒粉红的奶头尖尖的,使人有吸吮的慾望。高山伸过手,一手一个,尽情地玩着。 「小绿,你的喳喳真好,又鼓溜又有弹性。你真是天生的狐狸精呀。」高山大声夸奖着。将两只奶子随意玩着,时而拉长,时而压扁。 「你喜欢你就使劲玩吧,我的屄是你的,我奶子也是你的。你是了不起的男人,你操死我好了。」小绿在男人的攻击下,什么羞耻感都忘了。她服从自己的肉体的感受,真实地表达着自己的喜悦与欢乐。 高山一口气插了好几百下,直干得昏天暗地,淫液四溅。 稍停一会,他将上身也脱尽,光光的跟小绿缠在了一起。小绿光着下半身,裙子集中在腰部,乱糟糟的。她瞇着眼睛,断断续续地浪叫着,那样子真是又迷人又可爱。 当小绿达到第一个高潮时,高山感受着小绿的淫水浇棒的快感。一会儿,他抽出肉棒,那玩意上上下下都是水,亮晶晶的,像从胶水里出来一般。 高山让小绿脱光蹲下,他将肉棒送到她的嘴边。小绿明白他的意思,也顾不上擦下边的淫水,张口儿将肉棒含住。高山象干穴一样轻轻抽动着,感受着口交的快乐。干得小绿两腮一鼓一缩的,嘴角都渗出水来。 小绿将香舌伸出,灵活地在棒子上扫蕩着,翻捲着,舒服得高山直喘粗气,全身震动,像要爆炸一般。 他叫道:「小绿呀,你真是个浪货,操你的嘴跟操你的骚屄一般爽呀。」 说着话,他按住小绿的头,屁股耸动,一下一下插起她小嘴来。小绿也配合着他的活动,将嘴唇收紧,香舌或顶或缩,总之以男人的快乐为準。 他那粗话令小绿感到一种堕落的兴奋与被征服的快感。 高山迅速在她嘴里顶了几十下,便扑扑地射在了她嘴里。射完最后一滴,他将棒子拔出来,红光满面地望着小绿,小绿知趣地将精液都嚥了下去。 高山很满意,夸奖道:「小绿,这才是好姑娘,我不会亏待你的。」 他将肉棒再度伸向她的嘴儿,小绿张开嘴巴,用香舌将肉棒舔得乾乾净净,龟头红通通的。这么一舔,那肉棒又不可遏制地硬了起来,高山脸上露出骄傲的笑容。 高山吩咐道:「小绿,你躺下。」 小绿便到床前后仰,高山拎起两条嫩得能掐出水的大腿,肉棒向前凑乎,顶到红嘟嘟的小洞上,高山摇摇屁股,龟头在那里磨擦几下,便缓缓入穴。顶到花心后,小绿长出一口气。她的俏脸上充满春情,两只眼睛带着浪笑瞅着高山。 高山将她双腿扛在肩上,继续操屄。那肉棒做着活塞运动,似乎要吸乾小绿似的。二人一起努力,使屋里春光越发灿烂。 高山沉醉在玩女人的境界中,而眼前却隐隐有两个女人的影子偶尔闪过。这两个女人多年以来一直挥之不去,像两根针一样不时刺痛他的心。 当房间静下来时,二人抱在一块儿。 小绿有气无力地说:「真想当你的女朋友呀,像现在这样,我再也没有什么烦恼了。」 高山的手在她的屁股上留连着,说道:「你现在不就是我的女朋友吗?」 小绿笑了笑,没说什么。 之后,小绿去浴室沐浴,胡乱想着心事,而高山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之前,顾长江跟吴大海开车来接。 二位问高山休息得怎么样? 高山回答道:「还是家乡好呀,恨不得一睡就是三天三夜。」 二人都笑起来,眼睛都瞅着小绿,小绿正对他们甜甜的笑呢,笑得二人的心里直痒痒。 上车后,二人告诉高山,说杨丹跟柳青都在酒店恭候他的大驾呢。高山连称不敢当,心里却翻江倒海的。 这一刻终于到了,虽然早就知道,他还是不能以平常心对待。见了面能说什么呢?好像无话可说的。 在高中时,杨丹跟柳青都是有名的美女,都跟高山有过一段风流韵事。 别看后来她们没嫁给高山,可在高中时代,顾长江跟吴大海根本挨不上她们的边。虽说三位当时都是有名的美男,但高山的光辉压过了他们。高山的学习成绩是相当不错的,在全学年是前十名的。这对于喜欢做梦的少女们无疑是一大诱惑,她们的目光都对着高山。 杨丹跟高山青梅竹马,打小关係就好。从小学到高中,二人经常一桌。 那是个淘气的姑娘,不时搞点恶作剧。一回,他起来回答问题,杨丹将他的凳子悄悄移动,结果使高山坐在地上,惹得哄堂大笑。 那个近视眼的老教师,便问是谁干的?杨丹眼珠一转,瞅着后座的吴大海不出声。高山见此,怒视着吴大海。老师还过来把吴大海训了个茄皮色,吴大海是哑巴吃黄莲有苦难言。 他可不敢得罪这个杨美女。瞧着他那又急又苦的样子,杨丹差点笑出声来。 因为大家都处于青春时代,互相瞅时都觉得有点异样,心也都挺敏感的,都把对方看成是自己的人。高山跟别的女生说笑,杨丹就酸气沖天;而杨丹跟男生亲近时,高山也是吹鬍子瞪眼。大家都知道,二人是好上了。 在二人相爱的路上,曾有过一个小插曲,那就是柳青的介入。原本平静的湖面,掀起一道道波澜。 柳青是隔壁班的文艺委员,歌唱得不错。因为班级近,她跟高山也算认识。 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二人熟悉起来。 那年为庆祝国庆,学校出了两个节目,一个是合唱,由全校老师唱。另一个就是对唱,要选用一对男女学生。女生自然是柳青了,没有人争得过他。至于男生嘛,选来选去,把高山给选上了。他不仅学习好,长得帅,歌唱得也挺好听。藉着排练的机会,二人热乎起来。 高山瞅柳青时,他发现了一种不同于杨丹的美。 杨丹清秀活泼,婀娜多姿;柳青娇艳沉静,仪态万方。这两种美,都使高山沉迷,他在犹豫一段时间后,将爱情的触角指向柳青。柳青不大爱说话,有点傲气,但跟高山一块时,她就爽朗得多了。既然郎有情,妾有意,也只差一层窗户纸了。 学校的两个节目在当地演出后,受到较好评价。接着,这两个节目又到省城去演,出尽风头。高山跟柳青的对唱,获得一等奖。 演出后,二人都没有随车返回,都留在省城游玩。二人在省城都有亲戚,各住在亲戚家里。在那一周时间里,二人手拉手,尽情领略大自然的美。在游玩过程中,感情越来越深。彼此对望着,都能感觉有一股火在燃烧。 一天二人起早去登山,本想看个日出的。不曾想在上山的途中,于一个树林里发现一个奇异的画面,吸引了两人的眼球。 那是一对三十五六岁的男女,都脱得一丝不挂。地上铺了毯子,男的压在女的身上,气喘如牛的动作着。一会儿,二人又变换着花样,无论哪一式,都干得山摇地动的。瞧那模样,就不是夫妻。 高山跟柳青躲在一棵大树后,心跳快停止了。 那男人结实的身躯,粗大的家伙,使柳青大为震惊,啊,原来男人是这个样子。她羞得低下头,却又忍不住要抬头。 高山则盯着那女人的大奶子大屁股不放,他是头一回见到女人的裸体。那女人虽长得不太标準,他也看得眼睛发直。他见到性器的结合,才知道男女间是这么回事。以前真是太傻了。 二人同时抬头,目光碰在一起都不好意思了,不再看了。 高山拉着柳青的手悄悄走了,离开这羞人的地方。 可那惊心动魄的场面,总是忘不了。闹得两位少年男女都有点不是滋味。 二人往山上去时,高山有意走在柳青身后,观察着柳青的体态跟肉体。她的胸脯已经很高了,屁股已经滚圆了,她已经成熟了。像一个桃子,可以吃了。 到得山顶,二人随便看了会儿风景,都不说话,目光怕对在一起。 要下山时,高山突然将她搂在怀里,火热的吻印上她的红唇。柳青只是轻微的挣扎几下,便顺从了。 长期以来压抑的感情火山般爆发了。 高山一边吻着,一边两手乱摸,毫无顾忌地在柳青的身上揉捏着,仔细体会着少女肉体的美妙。在性慾的驱使下,高山将柳青抱了起来,抱向旁边的树林,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已经长大了。 在那片不起眼的林子里,高山掏出从未用过的肉棒子,刺穿了柳青宝贵的薄膜。 在少女叫疼的呻吟声中,二人一起步入成人之列。 那一天两人永远都忘不了的。 (3)杨丹 当高山来到酒店的单间时,杨丹跟柳青正等在那里。 一见到她们俩,高山百感交集,他真想哭上一场。昔日的情人,如今已是人妻,人生的变化是无法想像的。 那两位少妇一见到他,也都脸色微变。还是杨丹反应快,她嫣然一笑,跟高山握手,道:「高山呀,这几年你发了吧?不然的话,怎么不跟我们联繫呢?」 高山望着她的脸,她跟从前不同了,脸上儘是少妇的风韵,倒没有看到什么老态。眼睛还是那么灵活,神情还是那么佻脱。 高山握着杨丹的手,回答道:「哪里,哪里,我是混得不好,不敢跟你们联繫,怕你们笑话我。」说着,礼貌地放开她的手。 当高山瞅向柳青时,柳青的眼圈一红,她定了定神,还是跟高山握了握手,说道:「我已经老了,而你还是那么年青呀。」 高山哈哈一笑,说道:「哪的话呀,我看你还是十八岁呢。」 众人听了,都笑起来。桌上充满快乐的春风。 说实话,柳青比当年胖了些,脸上也多些伤感的气质。 一句话,二女没有叫高山失望,她们还是美丽的,不是青春的美丽,而是带点沧桑性的成熟的美丽。 高山也把小绿介绍给二女认识,二女都觉得眼前一亮,欣赏的同时,都觉得心里不是味儿。光阴似箭,当年她们也曾年轻过,得意过,现在只有空虚的回忆了。 二女望向高山,心中都有了些酸意。 别看这些年过去了,二女毕竟不能忘记自己的初恋情人。高山给她们太多的温暖与伤害,随着时光的流逝,二女还有什么可怨的呢?说起来,她们自身也并非没有错的。一切都一笔勾销了吧。 那一年,自从高山干过柳青之后,两人如胶似漆,好得如一人。一有机会,二人便要快活一番。杨丹发现高山不对劲儿,知道二人好上了,她自然想不到他们连那事都干了。 她因为喜欢高山,就忍着气,不跟高山发作,却找柳青大闹一番,说她是狐狸精,勾引了高山。柳青也不示弱,二人动起手来,在地上滚了一身灰。这事闹得哄动全校,把柳青的家长都招来了。 在此之前,他们已听到风言风语了,亲眼看见女儿的成绩一再下降,再加上打仗这事,使他们恨极了高山。柳青的父亲找高山谈话,让他离开自己的女儿,高山不肯。可打那之后,柳青对他冷淡了,原因是父母一番教育起了重大作用。说你还小,不能谈恋爱,如果考不大学,你将来就完了,难道你想一辈子围着锅台转吗? 这话对柳青影响很大,她常看见母亲不开心,母亲就是围着锅台转了一辈子的人,她可不想女儿也跟自己一样。当妈的软硬兼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迫使柳青含泪斩断情丝。 柳青跟高山说:「咱们分手吧,你要真爱我,就等咱们上大学再好。」 这话使高山大为伤心,流出眼泪来。 杨丹一见柳青跟高山分手,欢喜得不得了。立刻热情如火的投向高山怀抱,高山也正在苦闷之中,得到这美貌少女的慰藉,自然感动极了,何况原来关係就好。没用多久,二人又像从前一样亲近起来了。 有一天晚上,杨丹父母不在家,高山去陪她。 那天天热,杨丹只穿着小背心、小短裤,不但四肢露在外边,连胸脯都露出一大片出来。 二人早就抱过,亲吻过了。那天晚上,在杨丹的闺房里,杨丹坐在高山的怀里,柔软的屁股磨得高山的棒子都硬了。他觉得呼吸都粗了,一抬眼,顺着杨丹的胸口看进去,两团白肉将花胸罩撑得隆起。那是多么具有诱惑性呀,虽然没有柳青的大,但那嫩,那圆,都叫他想入非非。 自从高山尝过肉味后,他再看杨丹时,目光都起了变化。 目光分明带着色情的成分,说白了,他想干她。他想知道,杨丹是什么味。他听人说,一个女人一个味儿,插进去都是不同的。 高山将手伸入杨丹的背心里,去抓她的奶子。 杨丹叫道:「高山,你别这样呀,你怎么变坏了?」双手推着高山。 高山哪能放过她,猛地将她一推,推倒在床上。就在杨丹的床上,高山将家伙插进去,于是,他听到了第二个少女破身时发出的惨叫。 杨丹疼得眼泪都出来了,骂道:「你这个坏蛋,你想要我的命呀?」说着,在高山的肩上咬了一口,疼得高山大叫。 杨丹笑道:「活该,谁叫你强姦我,让你也尝尝疼的滋味儿。」 杨丹脸上还带着泪水呢,这种样子又美又招人爱。高山压在杨丹的身上,缓缓地动着,那根硬硬的肉棒在杨丹的小洞里逞着威风,像要刺穿它一样。那小穴紧包着大肉棒,那棒上既有少女的淫水,还有处女红。 高山亲着杨丹的红唇,两手捏着她红艳的奶头,细细感受着她的滋味儿。 那肉棒一下下顶着杨丹的深处,给杨丹带去新鲜的而奇特的感受。她头一回干这种事,老实说,她还没有準备好。 当她的疼痛稍好些时,她的屁股便试探着扭动了,这使高山感到高兴。 她跟柳青是不同的,柳青头一回时,羞得不敢睁眼,哪有杨丹这般勇敢呀。 高山一兴奋,便加快速度干起来,干得柳青的小穴里淫水越流越多,连床单都弄湿了。 高山将肉棒拔到穴口,然后再插进去。一插到底,少女的嫩穴夹得他直想狂呼。 「丹,你舒服吗?」高山一边干着,一边问着。 「舒服呀,舒服极了。」杨丹生硬的扭腰摆臀配合着高山。 高山见杨丹媚眼如丝,俏脸绯红,两只奶子在自己动作之下,一摇一摆的,真是好看。他便狠狠地干起来。干得杨丹直叫好,小嘴张合着:「高山哥,你的好硬呀,你插得我好美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的上司我的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