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热久草在线视频_偷偷撸怎么上不去了_求草榴社区最新地址_哥哥撸婷婷五月色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孤岛上的自由天堂
 

    孤岛上的自由天堂

    时间:2018-07-09 东海热带地区的一座岛屿,岛的面积不算大,大概有四个标準足球场那么大。即便是这样小的岛屿,岛上却是植被茂密、物种丰富。整个岛屿长满了树,都是热带常绿树。有的长得很高,边缘还有野生的椰子树。小岛的正中央是高低,上面有一条小河从顶端流到海中,这个小岛上淡水充足。 这个岛风景很不错,却好些年没人来过。这里的坐标很难找,而且岛周围几海里的範围都是珊瑚礁,稍大点渔船不会到这里来,因为会有触礁的危险。而小渔船不可能开到里陆地这么遥远的地方。 小岛的中心高低,那几颗茂密的大叔下面,有一顶大型的军用营地帐篷。颜色整好是丛林迷彩,从外面看这里根本不能发现这个帐篷所在。这顶帐篷是长宽4* 3米,边高1。8面。顶高2。5米的营地帐篷。帐篷的门口,是用苫布和钢筋条支起的一个棚子,棚子下面是用石头磊起的炉灶和一个简易的烧烤架,炉灶上面还有一些炊具。 帐篷的里面,靠近窗口旁边有一张摺叠桌和两把摺叠椅。而大帐篷的右后角还有一顶长宽2* 2米,高1。3米的浅蓝色小帐篷,里面能睡两个人,在这个大帐篷里,小帐篷自然算是卧室了。小帐篷左边垒放着两个军用大木箱和一个鞋盒那么大的小木箱。 小帐篷里面,一张充气垫上面躺着一个老人,他浑身赤裸裸的,躺在气垫上面看着一本画册。儘管已经58岁,壮实的肌肉给人的感觉他依然年轻。他,已经独自在这座荒岛上生活了18年,或者说是逃亡了18年。 老人名字叫陈傅坤,他的一生可以说是大起大落。陈傅坤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中学的美术教师,也是一名画家。文革时期下放劳改,因体弱多病死去。他16岁参军,19岁退伍。退伍后被分配到一家工厂当工人,同年认识了自己的妻子,20岁便结了婚,21岁时女儿出生。而到了九十年代初,工厂的效益日渐衰微,工人的工资渐渐在减少。面对着家里的生活压力,陈傅坤很想让家里能富裕起来。就这样,三十多岁的陈傅坤离开工厂,跟着战友下海经商。从那开始,陈傅坤真的让家里逐渐的富余起来,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家里就已经趁了几百万,那个年代,几百万可是真正的天文数字。老婆孩子只知道他是做生意赚的钱。可是她们哪里会想到,做生意赚钱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是正经的生意,不会短短几年赚到这么多钱。家里人并不知道,陈傅坤和他的几个战友,通过在在国外的战友关係,倒卖起了毒品和枪支,才得以发了财。后来东窗事发,在他们想做完最后一笔就準备收手的时候,早已经被警察盯上。很多同伙被抓,陈傅坤便开始逃亡。警察对他进行追捕的时候,亲眼看见他坠入海中,经过几昼夜都没有找到。最后判定此人已经失蹤,而且生存可能性很小。其实,别人并不知道,陈傅坤在一个人的帮助下,逃到了这座小岛,开始了孤岛生涯,一转眼,就是十八年。 陈傅坤手中的画册,是用几十张四开素描纸装订成的。每张都是素描画,所有的画中,都是同一个女人,裸体的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画的作者,就是陈傅坤自己。陈傅坤受父亲熏陶,在素描上有一些天赋。人体画是后来他无师自通的。但是陈傅坤一生只给一个女人做过画,那就是他的妻子。 陈傅坤的妻子19岁认识他,也锺爱美术的她,被陈傅坤的天赋折服。竟然愿意做他的人体模特,第一次作画很成功,于是他们互相产生强烈的好感。相爱,发生性关係。后来得知她怀了孕。于是两人结了婚,等到后来女儿的诞生。几乎每年,陈傅坤都会给妻子画上几幅画,包括她怀孕的时候。这本画册里,记录了妻子从少女到少妇,再到熟女的身材和样貌。也记录了妻子各式各样的体态。陈傅坤还记得,只有两个人在家的时候,即使不做画,妻子也喜欢赤裸着身体让他看。他喜欢看,妻子也喜欢让他看。这似乎成了他们的特殊癖好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997年,就在案发前的一段时间。因为妻子看到了一次误会,或者说不是误会。于是她发疯的跑了出去,在车流湍急的马路上,因为躲闪不及,被一辆越野车撞倒,当场身亡。 陈傅坤觉着妻子的死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这么些年他心里也不肯原谅自己。每次看到画中的妻子,美好的回忆和痛苦的经历就会一起来折磨他的心,让他总是觉着忽冷忽热的······ 外面晴朗的天空,晴得晃眼。微微的海风从大帐篷的纱窗吹进小帐篷的门口,凉爽至极。年近六旬的陈傅坤听力并没有下降多少,东南方向的冲锋舟引擎的隆隆声,他听得很清楚。如果有外来的人,肯定要从东南角过来,因为那里暗礁的面积是最小的。 陈傅坤从小帐篷里钻出来,来到窗口边的桌子旁。桌子上有一个观鸟望远镜,正对着东南角的浅谈。陈傅坤通过望远镜居高临下看到一艘橡皮冲锋舟正以缓慢的速度向海盗驶来。只有这样的橡皮艇才不怕触礁,但这一定是在珊瑚礁海域外面的大船上放下来的。 陈傅坤从小帐篷边上拿起迷彩军裤穿上,又穿好了军用靴。又从小帐篷的枕头下,拿出了一柄尼泊尔军刀和一把装满了六发子弹的史密斯威森M637短管左轮手枪,枪个头不大和过去香港警察用的相似,银白色铝合金的枪身显得很漂亮。陈傅坤把刀和手枪分别插进军裤左侧的刀鞘和右腿上的手枪套中。腰带左后方的小包内装着一些。38口径手枪子弹。 接着陈傅坤光着膀子直接交叉披挂两条子弹带,上面插着的全身12号口径鹿弹(鹿弹指大铅丸的霰弹)。最后,他拿起大帐篷门口旁边挂钉上挂着的伯莱塔686SP1立式双管猎枪,猎枪当中已经装好了两颗鹿弹。这些刀和枪,陈傅坤每天都会把它们擦得很乾净,再加上枪都是结构简单好维护的。十八年了,还是很可靠顶用,再说他开枪的机会并不多。 陈傅坤端着猎枪从密林当中隐蔽下山接近东南角的海滩。冲锋舟距离这已经只有不到二百米了,很清楚的可以看到船上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女人。随着船越来越靠近,陈傅坤感觉到这个女人自己越来越熟悉······ 「大姐,前面那个章鱼岛可是个荒岛,你一个人来这地方干啥?还让我送你到这就回去,你自己在这咋生活?」驾驶冲锋舟的年轻小伙不解的问着船上的这个女人。 「怎么?我给你的钱不够吗?」女人不屑的问道 「不是,不是,就是看你这么漂亮的女人自己要流落到这地方,挺可惜的!」小伙说道。 「可惜什么?姐姐昨晚伺候的你还不过瘾吗?」女人带着圆边帽和墨镜,但白嫩的脸上的魅惑依然撩人。 「过瘾,过瘾!就是我看着心疼嘛!」小伙说道 「那就别废话了,把我放倒岛上,你立刻马上调头回去,耽误了,出了事可别怪我。」女人说道 女人名字叫陈婷婷,她37岁。她穿着一身白色宽吊带连衣裙,已经年近四十的她,身材却丰满性感、相貌美丽动人,皮肤嫩的像水。丰乳肥臀硬生生的把这并不紧身的连衣裙穿出了S形曲线。 她就是陈傅坤的女儿,来这个荒岛寻找自己的父亲。 如果把她的故事和他父亲的故事结合起来,就知道了他们的秘密。 1978年,陈婷婷出生,因为她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在那以后就不能再怀孕了。所以命中注定做独生女的陈婷婷从小就受宠着。她小时候喜欢舞蹈,父母发现她的天赋就多培养她。 十岁以后的陈婷婷渐渐懂得很多事了。在那段时间里,父亲总是忙着在外面做生意,有的时候一年回不了几次家。那个时候母亲对她很严厉,而每次回家的父亲则是特别疼爱她。这种反差,让她特别渴望父爱。可是,每次父亲回家之后呆的时间不长,走的又是那么匆忙。随着那段时间家庭条件慢慢好起来,她也理解了爸爸的辛苦是为的什么。 十七岁那年,她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不仅长得漂亮,因为练舞蹈的习惯,身材也是一流的,被公认为班花。有次爸爸回来,那天晚上,自己还没和爸爸说上几句话,妈妈就命令她回自己的房间写作业去。陈婷婷很生气,但也很无奈,因为爸爸也说「听你妈妈的话,去写作业。」陈婷婷心中一百个问号,想知道爸爸为什么也不想理自己,她感觉了自己的孤独。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听到父母也回到了他们自己的卧室。在父母的印象里,陈婷婷是很听话的孩子,让去学习她真就去学习。所以就没把她当回事。可这次陈婷婷很好奇,爸爸妈妈显然是有秘密不想让自己知道。当时家里住的还是那种旧式的楼房,格局不像现在的楼房那样合理,为了增添住户的数量什么奇葩格局都有。主卧室门旁是窗户,里面的电视机就靠在窗户前。窗户平时都是用帘子挡上的。但是有一个帘子一个角因为发皱翘起来,窗户的那处角落就没遮挡,而从卧室里也主意不到这里。卧室里电视正放着,陈婷婷蹑手蹑脚的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爬到那个窗户角看卧室里的父母。而看到的那一刻,陈婷婷惊呆了。她看到妈妈竟然脱得一丝不挂在地上来回走动,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爸爸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看着裸体的妈妈,说说笑笑。然后,妈妈裸着身子做到爸爸的腿上。爸爸很疼爱的亲她、抱她,爸爸的手还抚摸妈妈的乳房、屁股,还有两腿中间的阴部。摸到妈妈的阴部,爸爸在那里摸得时间最久,妈妈脸上笑得最开心。 陈婷婷面红耳赤,心里忍不住砰砰的跳。她有些看不下去,回到自己的房间,心一直难以平静下去。 陈婷婷也明白了,为什么爸爸妈妈不想让自己知道。为什么连一向疼爱自己的爸爸,这个时候也要把自己赶到自己的房间。她还不懂什么是性爱,她只知道,妈妈用这样的方式,把疼爱自己的爸爸从身边夺走了。原来爸爸喜欢,脱光衣服的女人,所以会疼爱的亲吻、拥抱妈妈。他有好久没亲过自己、抱过自己了。爸爸喜欢摸女人的乳房、屁股,还喜欢摸那里···妈妈被他摸得好开心,爸爸也好开心,而自己被冷落在这里。 脱光衣服,能改变这一切?她当然知道那是很羞人的事。可妈妈竟然能做到不怕羞的让爸爸随便看、随便摸。我为什么不能?他是我爸爸,妈妈做到的我也能。于是,陈婷婷赌气的在自己的屋子里把自己脱个精光。她对着梳妆台前的大镜子,看着赤裸裸的自己。已经不觉着羞涩了,她看到自己胸前的乳房已经不输给妈妈了,侧身看看自己的屁股,虽然没有妹妹的肥满,可也长得很翘。还有阴部,她也早已经长出了阴毛,但是不多,正常站姿也能看清紧闭的两片阴唇。 爸爸喜欢摸那些地方,妈妈也很开心,摸着是什么感觉呢?于是陈婷婷自己试着摸自己身体,乳房、屁股,原来摸起来的手感是这么好,身体的感觉有这样的舒服。然后,她把手伸向自己的阴蒂··· 从此,陈婷婷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自慰的感觉。而自慰时脑子想着的,总是疼爱自己的爸爸。她第一次,把自己摸出了很多水。那天晚上,她裸睡了,从此她也爱上了裸睡。 第二天晚上,陈婷婷没等父母督促就回到自己的屋子,父母以为这孩子越来越懂事,其实她是给父母来了个欲擒故纵。 夫妻二人再次放宽心态走进卧室,不久一双雪亮亮的眼睛又趴在窗口看着。这次她看了很久。她看到妈妈全裸着身体站在电视前,爸爸用铅笔在纸上画着画。然后,他们又在床上亲搂在一起,爸爸还是那么爱怜的抚摸着妈妈。后来,她看到妈妈帮爸爸脱光了衣服,然后妈妈骑在她的身上晃动着。她彷彿看到爸爸的那根大鸡鸡插进了妈妈的下面,妈妈上下动作着身体,很享受的表情,看起来她真的很舒服。陈婷婷看得浑身燥热,忍不住把手伸进自己的内裤··· 陈婷婷回到自己的房间,再次自慰了起来。自慰的环境让本来羞涩的少女,纯心起了波澜,让她有了疯狂的勇气。 第二天,是星期日。陈婷婷这天不上学,而妈妈还要去上班。而这天正是爸爸这次回来在家的最后一天。妈妈上班走了,陈婷婷还没有起床。陈傅坤起来得也很早,他觉着自己该给女儿做顿饭了。陈婷婷在自己的房间里听到了爸爸在厨房忙活的声音,甜蜜的感觉更让她下定决心实行自己的计划。陈婷婷起床了穿着睡衣去洗漱、梳头。 「乖女儿,吃饭了!」陈傅坤做完了女儿最爱吃的菜。 「嘻嘻,爸爸辛苦了!」 「为我宝贝女儿做顿饭有什么辛苦的?」 「切,我早就不是你的宝贝了!」 「谁说的,你永远是爸爸的宝贝女儿!」 「是吗?那我想送你件礼物,爸爸一定要接受哦!」 「呵呵,我宝贝女儿送我什么礼物啊?」 「你先答应我,你要接受!」 「行,我接受,我女儿送我什么我都接受!」陈傅坤自然不会想得太多 「说话算话,爸爸!」 「算话!」 「那你等着!」陈婷婷跑进了自己我房间里关上了门,不一会门再次打开了,探出了陈婷婷古灵精怪的小脑袋「爸爸,你把眼睛闭上,不準睁开,我让你睁眼才能睁!」 「好,我闭眼睛!」陈傅坤很配合的把眼镜闭上,他没有和女儿做游戏耍赖的习惯。 从房间里出来的陈婷婷,一丝不挂的站在爸爸面前。「爸爸,你把两手伸开!」 「嗯,好!」陈傅坤很配合的把两手伸平。 陈婷婷走到爸爸跟前「爸爸,闭上眼睛抱住我!」 陈傅坤突然感觉到奇怪,但出于习惯配合女儿,双臂包向女儿。而此时陈婷婷一只手拉着爸爸的一只手放在自己光溜溜的屁股上,同时赶紧双手紧紧的抱住爸爸。 陈傅坤终于摸到了不对劲的地方,睁开眼睛几乎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女儿竟然脱得一丝不挂紧紧的搂住自己。 「你这孩子?这是乾嘛?快松开!去把衣服穿上!」陈傅坤想把女儿从身上挣脱开,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女儿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搂住了自己的胸围。「婷婷!快松开,你不能这样!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爸爸,你不是说了嘛···我送你什么你都接受······」陈婷婷声音带着哭腔说道 「可是这样是不行的啊,婷婷,我是你爸爸,你是我女儿,你不能这样!」 「为什么?凭什么?是你女儿怎么了?我不管,我就要这样!」 「婷婷,听爸爸的话,快放手!」 「不听、不听!我还是不是你最亲的人?」 「是啊,婷婷当然是爸爸最亲的人。」 「那妈妈呢?」 「妈妈当然也是啊。」 「那妈妈能这样陪爸爸,我为什么不可以?」 陈傅坤一下子懵了,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女儿。但这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女儿的手臂力气小了些,就奋力把女儿挣扎开。因为力气过大,陈婷婷一下子摔得坐在了地上。陈婷婷坐在地上哭了起来,陈傅坤赶紧解下围裙围在女儿的赤裸的身体上想把女儿扶起来。然后陈婷婷一下子拉开围裙扔到了一边,自己站了起来。 「女儿听话,快回去穿上衣服,爸跟你好好谈谈!」 「不,我就不穿。」 「你要是在不穿,爸爸就走!」陈傅坤一时也起了火 「你走,你走啊,你要是赶走,我就这样跟着你!」陈婷婷说着走到房门门口,竟然光着身子打开了门「走啊,现在就走!」 「哎呦!小祖宗!」陈傅坤一下子跑到门前赶紧关好门「你要这样让人看见了,你让爸怎么做人啊?」 陈傅坤被女儿的倔强逼得没辙了,同时心里也有另一番慾望。儘管眼前的是自己的女儿,可也是美少女的裸体。他都不敢相信,女儿原来是这样的漂亮性感。超过了她妈妈年轻的时候。 「那你看着我!」陈婷婷命令着爸爸。 陈傅坤没有声响,也没有再想躲避不看的意思。不仅是女儿把他搞的没辙了,也是因为心里那份躁动。 「爸爸,你要跟我谈什么?」 「婷婷,爸爸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还有我和你妈妈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想知道,你到我房间里,我就告诉你!」 「好吧!」 陈傅坤走到女儿的房间,做到女儿的床上。在床上,根本找不到一件女儿的衣服。陈婷婷早就把刚才穿得唯一一件睡裙锁在柜子里。 「我要坐你腿上跟你说。」没等陈傅坤同不同意,她娇嫩的翘屁股就坐在了陈傅坤的腿上。陈婷婷身体贴着父亲的胸膛,一边哭一边倾诉自己的想法,也告诉了父亲她是怎么偷看父母亲热的。 陈傅坤听到这些,首先感觉到很荒唐,又觉着这事自己这个当父亲的不称职,冷落了女儿,才导致她这样的。他告诉女儿,其实不需要这样,自己永远是爱她的。但是陈婷婷不相信,现在她也根本就听不进去那些话了。她大胆的问爸爸,妈妈骑在他身上在干什么?陈傅坤给女儿讲了什么是性爱,既然女儿看到了,而且她也不小了,该懂得一些这样的事。但是他特别告诉女儿,爸爸和女儿是不能这样做的。更不能发生性关係。 而陈婷婷脑子里已经被子灌入了一些不良信息。她答应爸爸绝不会和爸爸做爱。但是一定要让爸爸像对妈妈那样,看自己、抚摸自己的裸体。陈傅坤却同意了,他不知道这是对女儿「高压」之下的妥协,还是自己内心兽性的甦醒。 「绝不能让你妈妈知道!」陈傅坤交代女儿说道。 「嗯,知道了,爸爸!」 那天,整整一天,陈婷婷一丝不挂的陪着父亲。他让父亲亲吻自己身体的每个部位,抚摸每一寸肌肤。她感觉到父亲带着粗茧的手,摸着自己的阴部的感觉是那样舒服和刺激。陈傅坤,儘量满足女儿的要求,或者说满足自己。他能坚守的底线,就是自己不脱衣服,不让女儿触碰自己的那个地方。 那天晚上,陈婷婷没有再偷窥父母的行为。因为陈傅坤要求过她,她也同意了。 那天晚上,陈傅坤把憋了一天的那股邪火全部撒在了妻子身上,妻子以为是他明天就要走了,多满足自己一下,感动得不得了。 从那以后,每次陈傅坤回家,当妻子不在家的时候,女儿总是会脱得精光和他在一起。慢慢的越来越放得开,每次女儿都要求他用带着粗茧的手摸她阴蒂摸到高潮。然而为了女儿,他一直忍住自己不脱,也不让女儿看见自己的东西。每次都是忍着勃起的剧烈诱惑,满足女儿,把女儿摸到高潮。因为女儿的这种诱惑,每次他都把力气使在妻子身上。 直到九七年的一个下午,他再次回到家。十九岁的陈婷婷已经是成年人了,心里想的自然和以前不一样。但是和爸爸的行为,她不但丝毫没觉着不妥,反而酝酿着怎样触碰到爸爸的阳具,甚至让它插进自己的阴道。 陈傅坤喝得醉醺醺的回到家中,妻子不在家,还是只有女儿在家。女儿快高考了,难得放一次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陈傅坤减少了回家的次数。看到老爸喝醉了,陈婷婷赶紧把他扶到他和妈妈的床上当然,在看见爸爸进家门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把自己脱光了。 酒精的作用下,女儿白花花的裸体在自己面前晃动。陈傅坤忍不住在女儿的小屁股上抚摸着。摸着摸着就睡着了。陈婷婷看见爸爸的裤子撑起了帐篷,她早就懂得了那是勃起。于是,她就大着胆子,把熟睡的爸爸也扒了个精光。她想故意捉弄一下爸爸,把他的衣服裤子藏了起来。然后他回到老爸的身边握着老爸的大阳具和他一起睡着了。 父女俩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陈傅坤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和女儿裸体相拥。赶紧跳起来,找自己的衣服。「丫头,爸爸的衣服呢?」 「嘻嘻,不告诉你,你自己找啊!」 「快,别闹了,一会儿你妈就回来了了!」 「还早呢,这才几点啊!」 「乖女儿,快把爸爸的衣服拿过来!」 「有个条件!你得陪我做个游戏!」 「什么条件?什么游戏?」 「爸,咋俩一起去找衣服,但是,你不知道在哪,我就要拉着你的大鸡鸡去找,你还得抠着我的小逼。」 「好吧!拿你没辙!」 父女俩并排走着,陈婷婷握着爸爸的阳具,边走边撸;陈傅坤抠着女儿的阴核,边走边揉。走到客厅,父女俩一时都不忍放手了。 而这一天,陈傅坤的妻子却提前下了班··· 当她用钥匙打开门看到了这一幕。。。父女俩一丝不挂相互玩弄着生殖器。。。她崩溃了。。。买来的菜掉在地上。。。她转身跑了出去。。。。。。 当父女俩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街上,身体已经僵硬了······ 母亲的丧事办完之后,陈婷婷再没见过父亲。 陈婷婷知道是自己的胡闹让这场悲剧发生了,但是她不能对谁说,只能压抑在心里,但对父亲的那份感情,却并没有因为母亲的死而减弱。 得知父亲案发失蹤消息的那天,陈婷婷放弃了学业。她选择了堕落的生活,她认识了一个和父亲年龄相仿分男人,有些钱。和他上了床。不久,她怀孕,那个男人为她和妻子离了婚。陈婷婷生下了一个男孩。 而时间一天天的过去,陈婷婷和那个老男人本来就没有真正的感情,现在慢慢的疏远了。老男人还在外面招花惹草,根本不在乎陈婷婷怎么看。而当了母亲的陈婷婷,为了孩子委屈在这个家里。转眼间,孩子慢慢长大。而陈婷婷越来越成熟。但是上天并没有对她有多少庇护,就在三年前,他的孩子,因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猝死。 陈婷婷离开了老男人,已经是熟女的她选择了更堕落的生活。她和各种年龄段的男人约会、上床,甚至不上床,找个没人的地方就把自己脱光。她和别人视频裸聊。在酒吧里一丝不挂的条钢管舞。还跟着豔舞班去偏远农村去表演,任凭男女老少把自己看光。她找摄影师,给自己拍最大胆、最露骨的写真。她让很多十六七岁的男孩,尝到了性初体验。也让很多老头子享受了性爱的乐趣。就是不能勃起的老人,她也会脱得光光的让他们抚摸过足手隐。甚至她几次被人轮姦,她都觉着是种享受。 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个老男人,和父亲的年纪相仿。那个老男人和她上了几次床,之后得知他的父亲原来是陈傅坤。 这个老男人姓张,是个警察,还有一段时间就退休了,因为和妻子离异,生活空虚寂寞。性感妖豔的陈婷婷很容易就得到了他的好感。 后来这个姓张的警察,患了绝症,就要死了。弥留之际,把陈婷婷叫到身前,告诉了她一个秘密。其实他和陈傅坤也是战友,而且在部队里关係是最铁的。退伍之后,他家里通过关係让他当上了警察。陈傅坤案发之后,他不忍心,看着陈傅坤被捕后判死刑,就暗中帮忙让陈傅坤登上了一艘渔船,船主是他信得过的人,就这样,陈傅坤逃到了章鱼岛,留住了一条命。 姓张的警察死了,陈婷婷却看到了自己的另一个人生。她要找到父亲,她还要回到从前。她也要去那个岛上,陪着父亲。那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是她唯一的亲人,这回,也要成为她唯一的男人。 即便是堕落的生涯,舞蹈也从没离开过她的生活,色情钢管舞也是舞蹈。陈婷婷的身材依然是性感火辣的。她利用了一段时间去做了阴部美容,让本来的黑木耳变白了变紧了。做得很成功,因为钱花得到位,不会有副作用。 陈婷婷四下暗中打听章鱼岛的事,后来只有一个当渔夫的小伙子知道那里。因为当年就是他父亲送陈傅坤逃到的那里,而他父亲已经去世了。小伙子的父亲没有告诉他当年去章鱼岛要干什么,所以他也猜不到陈婷婷为什么一定要去那里。 陈婷婷给了他很多钱,几乎是她所有的积蓄,因为她知道,以后再不需要钱。 同时她也让小伙子第一次尝到了女人的滋味。俩人登上渔船的时候,她就是一直一丝不挂的。直到五天以后,下渔船、坐冲锋舟之前她才穿上这唯一的遮羞布。 冲锋舟终于靠上了章鱼岛的边缘。陈婷婷正要起身,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摘下圆边帽和墨镜,扔在了冲锋舟上。接着,她脱掉了那间白色的连衣裙扔给了小伙子「把着些带回去,你留着,或者扔了!」 陈婷婷真正的一丝不挂的迈出了冲锋舟,登上了这座岛屿。此时的她,从上到下,没有一件她生不带来的身外之物。就像又出生一次,生在了这座岛上。她光裸着身体,回头对吓傻的小伙子说「赶快走吧,不要回头,不然让你死在这!」 小伙子有些不捨的调转了冲锋舟,飞速的离开了这里。 陈婷婷扭动着白嫩的身体,顺着沙滩像密林方向走着,她的决心,如果见不到父亲,自己就这样死在这里。 然后,她此时已经看到了一个身材高达、全副武装的男人出现在沙滩的尽头,那就是自己的父亲。 「爸爸···」 「婷婷···你怎么找来的···你这是···」陈傅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抑制不住心中激动。 陈婷婷疯狂的跑向父亲,他扑进父亲的怀里。陈傅坤的猎枪掉在了地上。 陈婷婷狂吻着父亲,陈傅坤开始还有些顾及,但又突然完全放开了。配合着女儿的狂吻。 「爸爸,我来了,我来陪你一起,在这岛上。这荒岛就咱们两个人,这里没有社会、没有伦理、没有别人的眼光,我要做你的女儿,还要做你的女人。我还要和你做完十八年前没做成的事。爸爸,现在你是个快六十岁的糟老头了,而我也三十七岁了早已经青春不在,已经不是伤不起的小女孩了,所以,没什么不可以的,爸爸,我要你摸我、摸我的奶,摸我的屁股,摸我的逼,还要你操我,我要你弥补这十八年亏欠我的父爱,用你的鸡巴补上!」 陈傅坤没有说什么,而是微微一笑,抡起巴掌打在女儿的屁股上。打得好狠、好疼,但是打得陈婷婷很爽,淫蕩的叫了一声「嗯——」 陈傅坤说着一只胳膊就把女儿扛到肩膀上,另一只手提起猎枪就往自己的帐篷走去。 把女儿放在小帐篷里的垫子上,陈傅坤解除了身上的武装。脱掉裤子,晃动着勃起的大鸡吧钻进了小帐篷。 陈婷婷早已经分开双腿等着爸爸的爱,她等待得太久了 陈傅坤压了下去,女儿微笑着流出了眼泪··· 陈傅坤已经彻底打开了心里的防线,在只有两个人的岛上,和女儿展开了激烈的性爱,和她抽插、口交。陈婷婷把浑身解数使出来,她发现老当益壮的父亲,一点也不像年近六十的人,能满足自己这个37岁的熟妇,要知道这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 两人不知到如胶似漆得玩了多久,相互依偎的躺在一起。陈婷婷拿起了拿本画册,她看到了画册上都是自己的母亲··· 「我知道,我对不起妈妈···」陈婷婷含着眼泪说道「但是我想,在这里,我能替妈妈做好她该做的事,为你,爸爸···」 「爸爸相信你···」 这天,陈傅坤再次给女儿下厨做饭。煮了一锅浅水蚬子,又烤了几块金枪鱼肉。大帐篷不远的一处二十多平米的空地上种满了玉米。陈傅坤平时用锤子把玉米粒砸碎熬粥,这是他唯一能吃到的粮食。还有一些黄瓜、白菜、西红柿、土豆,都是最容易成活的蔬菜。十八年的孤岛生涯,陈傅坤也成了种田老手。 这顿饭吃得很响,陈婷婷也是饿了,吃了好多块鱼肉。吃完了饭,陈傅坤让女儿早早回到了帐篷,把纱窗都封好。他不能让女儿白嫩的裸体,成为岛上大蚊子的猎物。 大帐篷里只有一个照明设备,就是用鱼油作为燃料的风灯。灯下,陈婷婷扶着桌子,撅起屁股,而陈傅坤从她身后抽插她的阴道。 「嗯···爸爸···用力····操死我····」父女俩人的乱伦生涯只是刚刚开始,陈傅坤放心大胆的射在女儿的阴道里面,因为陈婷婷已经结扎了。 小帐篷里,父女二人裸体相拥的搂在一起。陈婷婷向父亲讲着这十八年自己的经历,连同堕落的生活也和盘托出。 「是爸爸对不起你!」 「不,都是命运,都是命运的安排,爸爸,咱们这样也是命中注定的,我是你上辈子的情人,这辈子还是···」 陈傅坤又一巴掌打在女儿的屁股上。 「爸爸,我喜欢你打我屁股,我要你狠狠的打、天天打,找机会就打,管教你不懂事的女儿好吗爸爸?」 「女儿喜欢,爸爸干什么都行!」 每一个晴朗的上午,陈婷婷都会穿着爸爸编的草鞋走到来事的沙滩上。然后脱掉草鞋,在沙滩上跳舞,她不想让身材走样,她想让爸爸享受最好的自己。陈傅坤有时候看到光屁股的女儿跳舞的样子,就忍不住跑到沙滩上把搔首弄姿的陈婷婷操的死去活来。岛上的每个角落都有过父女俩做爱的身影。 陈傅坤拿着枪全副武装的样子,让女儿很崇拜。觉着这事全世界最威武的男人。陈傅坤给女儿表演了一下他高超的设计水平。曾经发达的陈傅坤是飞碟靶场的常客,走私的枪支也是跟飞碟靶场有一定关係的。陈傅坤用猎枪连着干掉了两只飞翔中的信天翁。然后快速套出手枪,把树林子惊起的一群花魁鸟连着击毙六只。 此时,他相信自己还没有老。还能在这孤岛上和女儿一起生活很久,保护着她照顾着她。 又是一个夕阳西下,在西侧的碎石海滩上,陈婷婷倔强的要在这里看日落。伴着夕阳的红霞,她寸缕不挂的玉体再次翩翩起舞,颤抖的乳房、扭动的屁股在夕阳红色的衬托下是那样的优美动人,宛如天仙下凡。 而那个手提猎枪的父亲,在这夕阳的照耀下,像是神话中的战神一样守护者这片属于自己的人间天堂······ 【全本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阴茎增大不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