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热久草在线视频_偷偷撸怎么上不去了_求草榴社区最新地址_哥哥撸婷婷五月色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肉棒公主 第四章 黑夜降临
 

    肉棒公主 第四章 黑夜降临

    时间:2018-06-13 距离尼白地城不到十公里左右,便是北勒斯弗蒂海;在海的北面,乘船只需要三日的时间,就到达尼白地王国位于北方的一片细小的殖民地,也是当时北方重要的贸易港口维纳斯城。在城的四周,有好几个细小的公国,虽然与尼白地王国有贸易来往以及外交联繫,可是事实上都受到撤斯王国的控制,与尼白地王国的关係不太好,而且也经常把来自尼白地王国的商品价格压低,然而又以高价向尼白地王国的商人销售货物,引起尼白地王国商人的不满。   从维纳斯城往北走五天,就是撒斯王国的首都荒淫城。城的外围有两层的长城,把内城和王宫重重保护。由于位处北方的关係,天气比较寒冷,使得晚上显得分外的阴森恐怖。   王宫位于城的中央,是一座高大的城堡;除了外貌给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以外,还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声音的源头是位于大厅。朝着大厅的玻璃窗里窥看,只见一位全身赤裸的男人站立着;虽然是男性,可是他的脸儿上却涂上粉底,嘴唇涂满唇膏,皮肤很白,头髮是金黄色的。本来样子也称得上是个美男子,可是那蓝色的双眼却给人一种异常邪恶的气息,叫人害怕。个子娇小,不过肉棒比较粗壮,长达七寸;屁眼也十分宽敞,仿如女阴一样。   「给我继续叫,不要停!」男人右手拿着马鞭,狠狠地鞭打着面前的人;在他的正前方的地上,大约有十多名少男和幼男,双手和双脚被用铁链锁上,脖子上戴着狗圈,赤裸裸的、软弱无力地趴在地上,任由鱼肉。   「好了,现在轮到你了。」男人高声地说,然后抓着一个小男孩棕色的头髮,把他拉起来,再按在地上;无论小男孩如何的哭泣、求饶,男人也不加理会。他俯伏地上,伸出舌头,舔舐着小男孩白嫩的小肉棒。   「国王陛下,求你放过我吧……」   「住口!」男人狠狠地掌掴小男孩那可怜的白脸儿,兇恶地说。「能够得到我理查国王的宠幸,是你的荣幸才对。看来真的要给点颜色你看。」   「杰克,快给我过来。」在理查的一声令下,一位少男便急忙从大门的那边,用狗绳拉着两个可怜的黑人少男走上前。   这少男显然不是理查的性奴,双手和双脚都没有被绑上,脖子上也没有狗圈,可是赤裸的身体却用一条粉红色短裙子把褐色的肉棒遮住了;不过裙子实在太短,连阴囊也遮不了。他的双腿还穿上黑色的鱼网丝袜,可是声音却是低沉的,显得有点不男不女。   「你放过来,给我把这家伙的嘴巴塞满浓精,我要给他一点教训。」理查一边说,右手一边拿起马鞭,轻轻的鞭打那两个杰克带过来的少男。   「好了,如果你们不想自己的肉棒被鞭打的话,就给站起来,乖乖地服侍我们。」在理查的威吓之下,两位少男只好乖乖的站起来,把自己那根粗壮的肉棒在理查面前展示。   「真听话。」于是,理查的双手紧握着两根肉棒,使得两位少男痛苦地叫喊来;然后又粗暴地挣开幼男的双腿,把肉棒一下子插入屁眼里,使得幼男痛苦地尖叫起来。   「哈哈。」听见幼男的尖叫声,理查和杰克却是高兴地笑起来;接着,理查把肉棒一下子塞入幼男的口腔里,然后跟着理查,按着节奏,一下一下的插进去,并且一同用双手套弄着两根粗壮的黑色的肉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每当杰克把肉棒从幼男的口里拔出来的时候,幼男便随着肛门被巨物入侵而所带来的疼痛而高声地尖叫起来,可是没多久杰克的肉棒又马上把他的嘴巴塞住了。没多久,理查和杰克亦把两根黑色的肉棒轮流拉入口腔里,用舌头舔弄。   「陛下,可以射了吗?」不到一分钟,杰克问。   「射精就射精了吧,怎么还要问我呢。」理查说。   「我知道了……」于是,杰克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无论幼男脸上的表情是如何的痛苦,他一点儿也没有理会。没多久,他的肉棒便在幼男的口腔里射精了。   「我也来了……」差不多同一时间,理查的肉棒亦在肛门里激射起来。   「把肉棒……抽出来吧,让他惨叫一下……」在理查的吩咐之下,杰克便把肉棒从幼男的口里抽出,在他的脸儿上颜射。这时候,幼男痛苦的惨叫声的声浪和音调都达到最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时,在理查和杰克的淫舌刺激之下,两根肉棒亦在射精了。当白色的精液从黑色的龟头里喷出来的时候,他们马上把龟头含起来,赶快吞嚥,然后又把肉棒抽出来,把龟头瞄準着对方的脸儿,把对方喷射得满面都是精液。   「理查……」忽然,大厅的木门被推开了,一个女人匆忙地冲进来,朝着理查的方向跑上前。这女人也是白人,长着棕黄色的长髮,个子高大,绿色的双眼散发着同样邪恶的气息,嘴唇跟理查的一样通红。乳房巨大,穿上了一双低胸的红色乳罩,阴唇被红色的三角内裤掩盖;双臂和双腿跟阿加莎的一样强壮。   「维吉尼亚,我说了多少遍,性交的时候,谁都不能打扰我?」理查斥责说,脸儿上还沾满着精液,自己的肉棒的射精还未停止;这时候,他的肉棒已经从灌满精液的肛门里拔出,把精液射在幼男的小阳具上。「还有,别直接称呼我的名字,要称我作陛下!」   「可是,理查……陛下,树妖已经在地牢里十天有多了,她不但还未顺服,而且还反过来强暴我们的士兵……看来你必须亲自处理。」维吉尼亚说,样子彷彿有点儿不耐烦。   「知道了,知道了!你们这些女人真是麻烦。」理查说。   「好吧,杰克,待会儿我们一同到地牢去吧。」   数分钟以后,理查跟杰克分别披上黑色的斗篷,在维吉尼亚的引领之下,从那迴旋的石阶往下一直走,直到地牢;地牢的大门是一扇黑色的铁门,门外有侍卫把守。当守门的侍卫看见理查出现的时候,急忙俯伏地上下拜。   「你们的动作可否快一点?跪拜以后就开门吧!」理查兇恶地说。   「遵命。」侍卫便急忙打开铁门;维吉尼亚、理查和杰克急忙走进地牢里,马上就看见一片可怕的景象。   「哇……」杰克不禁惊慌的叫了一声。宽敞的地牢里的墙壁、地板和花天,都布满了一条又一条如同肉棒般的管子;不过这些肉棒显然比人的肉棒长得多,最短的也有十二寸,最长的差不多两码,而且能够自由地蠕动,甚至还能够如同蛇一样把整个人缠绕着,使人动弹不得。不过样子跟人类的肉棒就差不多,肤色都离不开黑色、棕色、黄色和白色,龟头都是红色的,射出来的精液都是白色的。   这些肉棒是从墙壁上的一条又一条粗大的树干里长出来的;在地上,墙上和天花上,数十多个人,包括女人和男人,都被肉棒绑起双手和双脚,有的肛门快要被肉棒插烂了,有的则女阴快要被弄破了,有的嘴巴被灌满了精液,呼吸也感   到困难;除此以外,有的肉棒则在乳房上或是脸儿上随着喷射,有的甚至连男人的阳具也不放过,照样的喷射在上面。   有的肉棒甚至还把几个女人和男人绑在一起,尝试强迫他们性交起来。除了一条和一条的肉棒以外,树干还长出了无数多条幼小的红色管子,末端长着如同女人嘴唇般的红唇,里面还有舌头,舔舐和吸吮着那些可怜的猎物们的精液、乳汁和淫水。整个地牢里,充斥着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这些家伙真没用呢,明明吩咐他们给我把那怪物制服,谁知现在他们反过来都比她制服了。」理查看见如此的景象,不但没有感到丝毫的慌张,反而还说出一句如此无情的斥责。   就在这时候,几根肉棒忽然从杰克和维吉尼亚的背后,把他们的双脚和双手绑起来了,并且拉着他们,好像要把他们带到地牢的另一端。   「陛下……救命啊!」杰克的脸儿马上发青,惊慌地尖叫来;至于维吉尼亚就显得比较冷静,默不作声,只是沉默地盯着眼前那红色的龟头,注意它的一举一动。   「别吵吧,我马上就来了。」理查不以为然的说,慢慢地跟着他们踱步向前,好像对于他们的一点也不挂心;也许这是他太有自信,以为没有人能够伤害他的人,或也许是他过分无情,对于自己的手下漠不关心。   肉棒紧紧地缠绕着杰克和维吉尼亚的脖子,带着他们来到地牢的另一端。在那里,灰色的墙壁都比粗大的树干掩盖住了,挂在天花和墙壁上,被疯狂地干炮的女人和男人的数量比之前看见的更要多,呻吟的声浪也比刚才听见的更大,也更凄惨,地上随处都可以看见从天花和墙上滴下来液体,包括那些如同怪物般的肉棒,以及那些被干的男人们的浓精,还有女人们的乳汁和淫水,总之就是纠缠不清的在地上溷合成白色的液体。   「你就是树妖阿曼达了吗?」位于树干的基部,长着一条又一条粗大的树根,抓紧着地板;树根的上方同样长着一条又一条的肉棒和管子。特别的是,有一位全身赤裸的少女,懒洋洋地躺在树根上。所有肉棒和管子都不敢触碰她的身体,甚至还服从她的命令。   她的外貌虽然跟人类长得差不多,可是显然并不是一个人类,因为身上长着两对纤幼的白色的小手,乳房如同西瓜般大小;身高六尺半,比阿加莎长得还高,捲曲的金黄色秀髮从头上下垂直到屁眼,眼睫毛长得夸张,蓝色的杏眼产生使人难以抵抗的诱惑,桃红色的嘴唇和舌头使人乖乖的屈服在她的膝下。   她跟阿加莎有一个共通点,在那红色的、湿润的阴蒂上方,长着一根粗壮的肉棒;不过这根白色的肉棒的长度就实在有点儿夸张,从阴囊到龟头一共长十二寸,如同竹筒般粗大,单从外貌看起来已经可以知道是一件威力惊人的武器。   「你这人妖,别叫树妖这么难听,我可是树精灵,是森林之王,你要称我作陛下才对。」少女奸笑着说,然后几根肉棒便不知从那儿伸出来,把理查抓起来了。   「哦,是吗?」理查不慌不忙地说。   「可是,在撤斯王国里,只有我一个国王而已。」   「也许你马上就会改变你的态度的了。」阿曼达说。   「这蕩妇应该是你的大臣了吧?」   这时候,几根肉棒绑着一个赤裸的女人,带着她来到理查面前。她的全身都被射满了精液;头髮是棕色的,嘴唇是红色的,不过因为精液的关係,本来的颜色已经不能分辨出来了。   身为斯拉夫人的她,个子也不小,双臂和双腿结实,然而也无法从阿曼达的肉棒里挣脱出来;棕色的皮肤在精液的滋润之下,呈现白色,绿色的双眼失焦,美丽的面孔的神情疲倦,全身软弱无力。   「塔尼亚!」维吉尼亚看见她的时候,马上叫着她的名字,可是她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眨眼的回应。   「就是你这低贱的人类指示她抓我回来的了吧。当然,既然你们能够自动为我送上源源不绝的人类作为猎物,我又怎会拒绝你们的「好意」呢?为了报答塔尼亚,我当然要好好的招待她。」阿曼达奸笑着说。   「塔尼亚,你也开口说几句话。」   「是的,陛下,我的主人……」塔尼亚喘嘘嘘的,轻声地说。   「理查国王陛下,恕微臣的魔法学艺未精……无法顺服树精灵,现在反过来……   被她控制住了。陛下请你还是让她离去吧,要不然……她将会毁掉整个王宫……」   「你们这些女人真是没用,只不过是被人干几下,就向人家俯首称臣。」理查抱怨着说。   「别高兴太早,几天以后你也会跟她一模一样。」阿曼达。   「你的计划是不会成功的;在天下从来只有树精灵操纵人类的思想,那有人类可以控制树精灵的呢?在我的威迫之下,塔尼亚已经把你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我不会为你对付亚历山德拉女王,更不要谈强暴和控制那个双性公主阿加莎;虽然我对人类毫无好感,但是我毕竟还是在尼白地王国的土地上狩猎维生的,尼白地王国的人一直都畏惧我,只要我要强暴他们的孩子,他们从来都不敢反抗,而不会像你们设计捕捉我。再说,我从来也不会强暴双性人的;双性人跟我一样都是雌雄同体的,按照女神的命令,我们树精灵是不能干她们的,除非她们自愿与我们性交。」   「真可笑,你们这些妖精对着人类就作威作福,提起那个所谓的神就怕得要死。」理查笑着说。   「你这家伙必定是发疯了,连至高唯一的女神,精灵和人类共同的上帝也胆敢开罪,看来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你。」阿曼达说。   「从今而后,你注定一生一世都要像这女人一样作我的性奴!」   「你别吹嘘了吧,说了那么多,还不是要我把你放回森林而已。你以为我真的这么愚蠢和无能的吗?千万不要看少我的力量;别以为在这世界上只有精灵才懂得魔法,魔法这东西我也懂得。」   「你们这些低贱的人类,真是不见棺材也不流泪呢。」于是,阿曼达双目忽然发出亮光,嘴里念出一段又长又难懂的咒语;维吉尼亚和杰克身上的一切衣物就自动裂开,掉落在地上。   接着,一根黑色的粗大的肉棒,马上入侵杰克的肛门,无论他如何的叫喊,向着阿曼达求饶,阿曼达也毫不理会,甚至还嫌他的呻吟声实在太吵了,索性把另一根白色肉棒塞入他的嘴巴里,又用那些红色的管子吸吮他的龟头,甚至还用一根黄色的肉棒把他的肉棒紧紧的缠绕起来,彷彿要把他的肉茎压扁了。   至于维吉尼亚,虽然显得比较冷静,但是依然难以抑制自己痛苦的惨叫声;肛门和阴唇分别被一根黄色和白色的肉棒狠狠地插入,巨大的乳房自然引来阿曼达独狂的吸吮,当然还少不了乳交;执行乳交的是一根棕色的肉棒,还有一根肤色差不多的肉棒,不停地拍打着她那美丽的脸儿。也许是因为阿曼达喜欢聆听维吉尼亚的呻吟了吧,她没有在维吉尼亚的红唇里执行口交的酷刑,可是下体强烈的摩擦已经使得她苦不堪言。   「怎么了?看你的妻子维吉尼亚和你最宠爱的妓男杰克正在受苦呢,感觉如何?很高兴了吧?」阿曼达笑着说。   「看来你的魔法力量也不弱呢,只不过是把肉棒插进他们的体内,就马上得知他们的名字。」理查不以为然的说。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可恶的家伙!」阿曼达开始发怒了。她把塔尼亚抓到来自己的面前,伸出右手,拿起自己那根长在下体的巨大的肉棒,然后在理查的面前,狠狠地把肉棒朝着塔尼亚的女阴里,使得她高声尖叫。   「阿曼达女王陛下……啊啊啊,求你……放过我吧……啊啊啊啊!」   「身为人类能够作为树精灵的性奴和繁殖机器,你应当是高兴才对!」阿曼达伸出两双纤幼的手,把塔尼亚的双乳、双手和双腿紧紧抓起来,使得本来沾满浓精的皮肤也发红了,把怒气透过肉棒在塔尼亚的子宫颈里发洩出来。   「我的主人,别这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下体传来难以忍受的痛楚,可是已经多次被阿曼达强暴的塔尼亚,连挣扎也不敢,唯有嘴巴发出一阵的呻吟;才不到一分钟,阿曼达的巨大的肉棒就前后蠕动,在那已经发红的女阴里射精了。   精液马上就填满了她的子宫,使她的肚子胀起来;因为肉棒实在太长,威力实在太大的关係,每当它抽搐一下的时候,塔尼亚的全身,从髮丝、乳房直到臀部,都不由自主的地激烈晃动。   「怎么了……看见我的威力了吧……」阿曼达说,可是理查却无动于衷。   「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是强暴一个女人而已,这样的事情天天也在城里发生。」理查似乎对于被凌辱的塔尼亚、维吉尼亚和杰克都没有露出半点着慌的样子,依然保持着奸狡的眼神和笑容。   「看来你这贱男真是需要调教一下。」阿曼达咬牙切齿的说,马上把龟头从塔尼亚的女阴里退出,把塔尼亚当成玩具一样,暂时丢在身旁;被射在子宫里的精液马上倾巢而出,落在阿曼达的身上,那阳具从龟头、阴茎到阴囊都沾满自已的浓精。虽然肉棒已经开始发软,可是没多久又马上挺直起来,与同钢铁一样坚硬。   同时,那些缠绕着理查的身体的肉棒,把他带到阿曼达的面前。阿曼达站起来,两双手抓着他的头髮,又说:「臭小子,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威力了吧。」   然后双目就发出可怕的红光,盯着理查的双眼,嘴里念出一大段咒语。在强大的魔法力量之下,理查身上的斗蓬首先被撕裂成十二片,掉在地上,然后阿曼达便开始尝试利用魔法操纵他的思想。   「怎么了,你们这些妖精怎么总是喜欢利用念力魔法的呢?」令阿曼达惊讶的是,理查完全没有受她的魔法影响。   「可恶!」于是阿曼达决定改变策略,一双手紧握着理查的阴茎,狠狠地挤压,另一双手则挣开他的双腿,把肉棒插入那宽敞的屁眼里。   「啊啊啊啊啊……再插大力一点儿吧……」初时理查亦发出一阵如同女孩子般的尖叫声,可是样子马上又回复镇定,只是间中发出轻声和低声的呻吟,彷彿对于巨物的入侵一点儿也不可怕,反而十分享受屁眼被干的过程。   「怎么了,现在谁是谁的主人,谁才是真正的君王?」理查抓着阿曼达的长髮,奸笑的问。当然,经过一番的凌辱,已经体力透支的阿曼达,根本无法回答他这种落井下石的提问。   「不回答了吗?」理查马上把双手放在阿曼达又长又粗的肉棒上,起劲地扭捏,使得阿曼达再次尖叫起来;接着,他把龟头拉入嘴巴里,如同咬麵包般用齿咬下去,使阿曼达的痛楚加剧。   「你还想……怎样?」   「据说只要人类能够制伏树妖,并且吸吮树妖的精液,就能够拥有更强大的力量,我想验证一下。」理查说,然后就把整根十二寸长的巨物,往喉咙里推,舌头的舔弄与双手套弄互相配合,催促阿曼达赶快射精。   「啊……啊啊……啊啊啊……」因为受到理查的念力的操纵,阿曼达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肉棒;当理查的脑海里向她发出射精的命令的时候,她的肉棒顿时不由自主的在理查的深喉里激射。   「唔……咕噜咕噜……唔唔唔唔唔唔唔……」由于肉棒实在是太粗,太长,抽搐的力度也太大了,理查显得面红耳赤,几乎无法呼吸,可是为了吸吼精液的关係,牙齿和双手无论如何依然抓紧阿曼达的阴茎,不许肉棒从他的嘴巴里退出来。   过了十几秒,理查终于无法忍受了,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之下,只好慢慢地把阴茎从嘴巴里退出来。然而阿曼达下体的喷射并未停止;因此,精液就自然地直接喷射在理查的脸儿上。   「嗄嗄……」在激射以后,阿曼达全身已经软弱无力,喘嘘嘘的躺在树根上,动弹不得。作为富有性经验的树精灵,如此累挺的性爱是她未曾尝试过的;这是   因为她从未曾如同现在一样,被人利用念力控制全身。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理查蹲下来,拉着阿曼达的长髮,瞪眼盯着她说。   「现在,到底谁是真正王者?」   「你……是国王陛下。」阿曼达吞吞吐吐的说着,疲倦的脸上露出一副极不愿意,可是又带有丝毫的恐惧;经过一轮的凌辱,加上念力的效用,儘管她的思想依然并未完全受到理查的控制,可是意志已经软化、变得薄弱了。   「不,从今以后,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性奴。」   「什么……啊啊啊啊啊!」听见理查说出如此变本加厉的胡话,阿曼达马上又动怒了;可是,正当她发怒,并且尝试呼叫四周那些从树干里长出来的肉棒,上次把理查抓起的时候,一阵剧痛忽然从头脑里发出,使她惨痛的尖叫起来。   「我果然没有猜错,当意志已经减弱的你,然后又受到刺激的时候,就是让我的魔法力量入侵你的思想的最佳时机。哈哈,我真是个念力系魔法的大天才!」   理查高声地笑着说;当笑声发出的时候,阿曼达的头就加倍疼痛,而且刚才发痛的女阴,跟乳房和阳具一同发出同样的痛楚。   她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抽搐,尖叫的声浪亦愈来愈大。直至最后,痛楚结束,抽搐和尖叫停止的时候,阿曼达已经昏倒了。   「别装死了,给我起来!」理查说,右手狠狠地掌掴阿曼达的面颊,她的双眼马上睁开,眼神明显地比先前更要紧张、害怕、惊恐,完全失去了先前的气势。   单从眼神已经可以得知,阿曼达已经被理查完全控制了;这也许是当时历史上第一次人类能够控制树精灵的思想,使对方失去自由意志,沦为彻底的奴隶。   「阿曼达,现在我又是谁了?」   「你是……我的主人。」阿曼达说,虽然从双目的眼神看起来,神情惶恐不安,可是从那迟疑的语气里,便可以得知,她的脑海里依然存在思考的挣扎。   「别迟疑了,虽然我不能完全去除你的意志,但是你已经无法脱离我的操纵。   只要你的脑海里浮现出半点的反抗的念头,我必定会使你苦不堪言,痛不欲生。」   理查恐吓阿曼达说。「不过,如果你乖乖听从我的吩咐,作我的性奴,按照我的计划,为我对付尼白地王室的话,我也不会亏待你的……哈哈!」   阿曼达低着头,无言以对,眼睛彷彿要流下泪珠,可是又没有哭出来;对于一直以来都自高自大、高高在上的阿曼达来说,这次绝对是沉重的精神打击。她当然希望反抗,可是有心无力,完全陷入绝望和恐惧的低谷里。   「啊啊啊……陛下万岁……啊啊啊啊啊啊啊!」喜欢拍马屁的杰克兴高采烈地说,儘管身体依然被肉棒缠绕。就是阿曼达现在已经被理查控制住了,那些肉棒的攻势一直以来都没有停止,甚至肉棒对维吉尼亚、塔尼亚和杰克的内射亦已经结束了;虽然理查能够运用其力量,马上释放他们,可是他却没有如此的意识。   「理查……啊啊啊啊……你……啊,快放开……啊啊啊,我们吧……」维吉尼亚一边痛苦地呻吟,一边呼叫着理查。   「知道了,你们真是麻烦。」于是理查一声令下,那些肉棒忽然纷纱退缩,已经沾满了精液的维吉尼亚、塔尼亚和杰克就马上被放开了。   「陛下……你还未放开其他士兵呢……」塔尼亚对理查轻声地说。   「你这笨蛋真是的,人类的精液、乳汁和淫汁是树妖的粮食,如果把这些家伙一下子全部放走的话,谁来餵饲我这个刚刚得到手的性奴?」理查不耐烦地说。   「可是,你也可以把王宫里的性奴关在地牢里餵饲这怪物,无须让我们自己的士兵白白受苦!」维吉尼亚不满地说。在整个撒斯王国里,几乎只有她能够如此对理查说话。   「住口,我自有打算,不由你们发表意见。」虽然理查从来也不怪责维吉尼亚如此的态度,但是他亦不曾理会她的任何不顺耳的批评。   「杰克,你过来吧。」没多久,理查又吩咐杰克上前。   「陛下,什么事情?」杰克问。   「没什么,你就当成是我赐给你的奖赏吧,给我用你的阴茎调教一下这怪物。   你无与留情,因为无论你如何虐打这家伙,只要我一日依然操纵着她,她就无力伤害任何人。」理查说。   「遵命,陛下。」杰克高兴地说,如同狼狗般蹼向阿曼达。   「你这怪物,刚才干得我很爽了吧?现在也是我报复的时候了。」阿曼达首先挨了十多下的拳打脚踢,接着就是对于阴唇的粗暴的拉拉扯扯,然后又咬紧乳头不放,最后索性把肉棒插入才刚遭受到极度凌辱的阴道里磨擦起来,痛苦的呻吟声马上再次响起。   「咦,看来一条肉棒并不足够呢。」于是,理查轻轻挥动左手,几个本来被肉棒绑在墙上的男人就被放开,轻轻地掉落在地上。   「全部给我去教训那东西。快点吧!」于是这些男人们都兴致勃勃的涌上前,   加入杰克的强暴行列,仿如一群野狼争先恐后、狼吞虎嚥的撕裂猎物的嫩肉。   看见阿曼达惨遭凌辱的情景,理查却是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   「陛下……我想,这样的行为是不必要的了吧。」虽然塔尼亚之前曾经被阿曼达多次凌辱,但是或许是她的思想亦曾经受到阿曼达的操纵的关係了吧,加上相处了一段时间,主僕之间的关係才刚形成,自然就对她的遭遇产生了一丝的同情心。   「我们的计划也只不过要利用树精灵入侵尼白地王国而已,无须对她如此残忍……」   「怎么了,你要造反了吗?你凭什么资格为我的性奴向我求情?」理查斥责说。   「臣不敢……」塔尼亚低着头,双目不敢直视理查,默不作声。   「这就好了。看她那可怜的样子,真是……哈哈哈……」理查继续发出那毫无人性的耻笑声,加上阿曼达的惨叫声,还有其他男人们同样无情的笑截,使人感到分外不安……   ************「啊!」忽然一声尖叫,从亚历山德拉的房间里传出。房间的外貌跟二十年前差不多,不过床却是更换了;外貌几乎一样,只是阔度从六尺加至八尺。床上躺着四个人,从左到右的顺序为苏菲亚、亚历山德拉、马丁和西莉亚,都是全身赤裸,手和脚与同毛线般缠绵在一起,连被子也没有盖上。   发出尖叫的声音的人是苏菲亚。她躺在床上,神情惶恐不安,双目凸出,呼吸喘嘘嘘的,好像刚从恶梦中惊醒过来。她把右手按在嫩滑的双乳前,深呼吸了一下,神情稍为回复平静,就回头转向亚历山德拉的脸儿;谁知,当她的头往右转的时候,却是看见一根白色肉棒,于是又吓了一跳。   不过再看清楚,原来那是马丁的肉棒;他睡觉的方向跟她们倒转,头靠在床尾,脚朝着床头,肉棒被亚历山德拉的左手抓紧,龟头靠在她粉红色的嘴唇旁边;即使在睡梦中,亚历山德拉和马丁的脸上依然露出一副淫秽的笑容。至于马丁的身体则被西莉亚紧抱着,龟头紧贴着他的屁眼,自己的乳房则被马丁抓紧。   「苏菲亚……怎么了?」被吵醒的亚历山德拉慢慢地睁开眼廉,轻轻抚摸着苏菲亚的长髮,轻声地说。   「没什么,又作恶梦而已。」苏菲亚说。   「刚才吵醒了你,真的不好意思……」   「没关係……反正时间也不早了。」亚历山德拉温柔地说;她凝视着放在书柜旁边的塔钟,发现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正。   今天是星期二,亚历山德拉需要在上午九点半到书房里召开内阁会议,商议政事,直到下午三点半,就是吃午饭的时候也得一边吃饭,一边开会。三点半以后,有时候她会待在宫中,吟诗作对,或是到城里逛逛,视察民情;当然,性爱是每天下午必然进行的娱乐。   「对了,你刚才发的恶梦,跟之前的还是一样了吧?」亚历山德拉问。   「是的……还是那个恶梦……我又梦见自已的双腿和双手被绑起来,挂在墙上,阴道口和肛门插着好几根肉棒,十几根可怕的、又长又粗的阴茎把精液喷射在我的身上……」苏菲亚回答,神情依然带有一点慌张。   「别害怕,只要我在这儿,没有人能伤害你的。」亚历山德拉伸出左臂,搭在苏菲亚的肩上,右手端着她的下巴,温柔地安抚着说。   「亚历山德拉……」苏菲亚靠在亚历山德拉丰满的乳房前,嘴唇贴着她的乳头;当她靠在亚历山德拉的怀里的时候,一切恐惧都不翼而飞了。   「来吧,亲爱的,喝点乳汁作早餐吧。」亚历山德拉微笑着说。虽然苏菲亚把刚才的恶梦暂时忘却,但是真正的恶梦,依然正在发展,而且它的威力,连是身为女王的亚历山德拉,或是法力高强的苏菲亚都无法对抗;它是朝着阿加莎而来的,唯一一个能够对付危机的,也只有她一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