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热久草在线视频_偷偷撸怎么上不去了_求草榴社区最新地址_哥哥撸婷婷五月色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不伦的性爱
 

    不伦的性爱

    时间:2018-06-13 『母子相姦』 午夜一个美艳少妇躺在床上两腿大开,陶醉的她小手正握着男人的鸡巴来到穴口,随即这根硕大的鸡巴就刺入她湿滑的阴道里,紧接着床上就传出肉体的碰撞和销魂的呻吟『啊…亲爱的…爽…爽死我了…快…快…』虽然说男欢女爱是男女之间正常的性爱行为,但美艳少妇身上的男人却是她十七岁的儿子,仅管俩人的年龄和身份都是如此的不相衬,但俩人依旧紧紧拥着对方的身体激情狂欢,随着男根进出少妇粉脸上满是香汗催促着『锋…锋儿…妈咪的好儿子…你的大鸡巴…比你爸要强多了…快…再快…妈咪好需要…』 男孩听到自己比老爸强彷彿是受到了鼓励,兴奋的他立即将妈咪的一双美腿架在肩膀上,硕大的下体随即在妈咪的穴里卖力的聘驰,一阵狂抽猛干少妇的叫床声随之骚浪起来『小…小冤家…你真棒…爽…爽死妈咪了…快…快送妈咪一程…妈咪要来了…啊…啊…』男孩见妈咪臀部不但极力迎合自己的抽送,甚至两手的指甲也几乎要陷进了他的肌肉,男孩知道此时的妈咪即将要到达高潮的巅峰,只见兴奋的他更加兇猛的狂干了一二十下,随着他粗大的鸡巴在妈咪穴里快速的进出,直肏的妈咪媚眼微闭整个人激动的吶喊出声『亲…亲儿子…小丈夫…快…妈咪要洩了…啊…出…出来了…妈咪出来了…啊…啊…』就在妈咪一阵浪叫后穴里的阴精随之喷出来,刺激着男孩的浓精也如子弹般射进她穴里,顿时房间里只剩下男女的喘息声交织成一片。 现今社会中『男女偷情』虽然时有所闻,但是『母子相姦』的情事却是十分罕见,何以这对母子俩会发生不伦的肉体关係呢?话说学锋是个独子从小就生在富裕的家庭,由于老爸事业心重而且常年都在大陆工作,是以他跟妈咪的感情自然要比老爸来的亲密,自从学锋上了国中开始明白男女之间的事,青春期的他就开始偷看黄色小说和光碟,一天学锋借了本有关『母子乱伦』的黄色小说,书里面还穿插了好几张无码又煽情的图片,第一张图片就是妈妈和儿子彼此相互的口交,后面几张全是儿子鸡巴干妈妈小穴的画面,最后则是儿子精液从妈妈穴里流出的大特写,这些图片让陶醉的学锋意识开始混乱起来,兴奋的他脑海中随即进入到幻想的世界里, 只见他一边幻想着和妈咪在床上激情狂欢,小手并一边快速套弄着鸡巴开始打起手枪,很快的一阵哆嗦他的精液就从马眼射出来,由于这次的手淫学锋感到特别的刺激和舒畅,从此他手淫时就会幻想着是和妈咪做爱,在理智上学锋虽知道不能对妈咪有非份之想,但他根本就没办法停止这种龌齰的想法,因为妈咪全身不但散发出成熟女人的韵味,再加上妈咪在家又经常穿着性感的薄纱睡衣,她胸前那一对丰满的双乳不但是清晰可见,甚至有时就连她下体的阴毛也都若隐若现,可想而知这对青春期的学锋来说是何等诱惑,但是幻想归幻想他也不敢真的对妈咪乱来,毕竟她不是一般女人而是自己的亲生妈咪,或许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心里就越想得到,一天学锋起床突然听到父母房里传出呻吟声,学锋的心理当然明白爸妈正在干那档子事,只见好奇的他用手轻轻推开了爸妈的房门,从门缝中学锋看到妈咪双腿分得又开又大,老爸则气喘嘘嘘的伏在妈咪两腿间苦干着,起初老爸的鸡巴还算卖力在妈咪的穴里进出,妈咪的情慾才刚被老爸挑起舒服的轻声娇喘『嗯…大…大川…我们好久没做爱了…快…再干快一点…我…我好需要哦…嗯…嗯…』谁知妈咪的话才出口老爸就浑身一震大叫出声『美…美香…对…对不起…我忍不住了…』 听到老爸说完妈咪双手用力推开他抱怨道『你呀…每次都这样…没事乱点火…点了火又不济事…你再这样下去…难保我以后…会不会偷汉子…到那个时候…你可别怪我…』妈咪在家等了三个月老爸竟如此的不济事,这也难怪久旷的妈咪会说出偷汉子的话来,坦白说学锋虽然同情老爸却更为妈咪而叫屈想着想着学锋脑中突然浮现小说里的母子,虽说刚开始那妈咪仍碍于身份而激烈挣扎,但生米已煮成熟饭她虽然伤心却已来不及,再加上儿子的大鸡巴又肏的她高潮迭起,整个卧室里只听到那妈咪在儿子的狂抽猛干下,嘴里又是亲哥哥又是好丈夫淫蕩的浪叫着全然不顾眼前干她的男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想到这里学锋脸上突然浮现诡异的笑容,原来他的脑海中竟汎起代替老爸的邪恶念头他当然知道要突破禁忌和妈咪做爱很困难,他除了要蒐集相关资料还必须要计画週详,这才不会让妈咪轻易看出破湛而前功尽弃。 说到三十八岁的美香从小就乖巧听话,她大学毕业后就嫁给了现在的丈夫大川,坦白说丈夫也算是个老实又肯顾家的好男人,如果硬要挑剔也只有那乏善可陈的房事,记得新婚之夜丈夫的肉棒才进入自己的小穴,未经人事的美香只感到下体一阵撕裂的剧痛,紧接着就看到丈夫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抽搐,丈夫随即大喊了一声便趴在她的身上喘气,美香都还没搞清楚状况丈夫就已经丢盔弃甲,整个性爱过程竟连十秒都不到就结束了,当时美香还以为丈夫是没有经验才会早洩,谁知十几年过去了丈夫的情况不但没有进展,甚至还越来越严最后终于导致勃起的困难,毕竟早洩对男人来说是非常没有面子的事,美香深怕会伤了丈夫的自尊心而不敢说出口,如果日子一直是这么平淡至今她仍会是个,人人口中都讚不绝口的好妻子和模範母亲,但长期得不到满足的美香却压根也没有想到,刚才她偷汉子的气话日后不但一语成忏,而且哄开她双腿的男人竟然还是自己儿子,美香当然知道不应该和儿子发生肉体的关係,但她非但没有一丝后悔甚至还深陷在其中,一来是当时丈夫在大陆三个月才回家一趟,即使是丈夫回家但早洩的他跟本也无际于事,二来是十七岁的儿子正值好奇冲动的年龄,再加上诺大的家中母子俩又每天朝夕相处,母子俩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了肉体关係,仅管每次和儿子做完爱美香都有罪恶感,但情慾这东西就像染上毒瘾般根本戒不掉,美香除了享受儿子带给她满足又刺激的性爱,更加迷恋『母子相姦』的那种偷情刺激感,毕竟这是远在大陆工作的丈夫所做不到的,这也就是美香越陷越深无法自拔的主要原因。 言归正传这天美香送丈夫搭飞机后回到家,谁知就在她托着疲惫的身躯经过了浴室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也就在这时发生在她眼前,她看到儿子在浴室里舔弄着她换洗的三角裤,美香看到儿子的这个举动简直吓呆了心想『儿了做这种事情…我要不要去阻止呢?』 想着想着儿子忽然掏出阳具开始套弄起来,美香这时差点被眼前发生的事吓的叫出声,说真的她实在想不到儿子阳具竟会如此雄伟,坦白说丈夫的阳具即使勃起也不过三吋多长,但儿子光是粗大的棒身就有着四、五吋,再加上那有如鸡蛋般的龟头少说也有六吋长,美香这么想对丈夫虽说是个极大的讽刺,她还是在心理将父子俩的阳具比较了一翻,由于美香从没见过男人打手枪心理十分好奇,只见她立即躲到浴室门后偷窥儿子打手枪,随着儿子的套弄那大龟头在手里忽隐忽现,直看的单纯的美香目瞪口呆讶异的说不出话,直到儿子的精液射在她换洗的内裤上面,美香看到这幕嘴里这才不自主的惊叫出声『锋…锋儿…你在干什么…快…把裤子穿好…』儿子听到她的斥责声连忙用双手遮着下体,只见他迅速穿好裤子立即跪在自己面前说『妈…妈咪…对…对不起…请…妳原谅我…』美香听到儿子的告白本想要好好的教训他,但想到儿子这个年纪冲动自然是在所难免,想到这里只见美香急忙扶起儿子温柔的说道『锋儿…刚刚那件事…妈咪虽然不怪你…但是…你要告诉我…你为什么会那么做?』美香说完后见儿子随即低下头沉思了好一会。 其实学锋不只一次拿妈咪的内裤打手枪,他想了好久还真不知怎么开口跟妈咪解释,过了好一会才见心虚的学锋羞愧的开口说『妈咪…我刚刚在浴室…看到妳的三角裤…心里好兴奋…所以忍不住…拿它打手枪…』听到这里美香一张粉脸红到了耳根娇羞的说『锋儿…你年轻冲动…妈咪并不怪你…但…那件三角裤…妈咪都穿过了…不但又臭又髒…而且不卫生…下次不要犯了…知道吗?』学锋知道妈咪没有怪他但仍面有难色的说『妈咪…我也知道不对…但…我怕做不到…尤其是…妳内裤的味道…简直就让我发狂…』美香听到儿子说完愣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锋儿…别吓妈咪了…难道…你恋母情结…』她说完后果然见到儿子脸色凝重的点头承认说『妈咪…妳说的没错…我很迷恋妳…所以每次打手枪…我脑中还会…幻想和妳做爱…』 美香压根也没想到儿子不但有『恋母情结』而且儿子还把自己当成了他性幻想的对象,想到了这里美香整个人瞬间的慌乱了起来,隔了好一会才见她满脸通红强自镇定的说道『锋儿…别胡说…我们是母子…这是乱伦的…你真是荒唐…好了别说了…回房休息吧…』儿子离开后美香躺在床上内心极为不平静,约莫半小时她突然发现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从那熟悉的身影来看美香十分肯定是儿子,她还为儿子是为了那件事进来向自己道歉,谁知儿子竟伸出手在她的酥胸上来回抚摸,美香被儿子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慌乱无比,方寸大乱的她一时间也实在不知该怎么办,或许是见自己没反应儿子竟越来越大胆,食髓知味的儿子不但用舌头舔弄自己的乳头,甚至就连手也从乳房顺势往下来到她的下体,美香明显的感觉到她的私处开始抽紧起来,甚至就连她的阴道也开始缓缓的流出淫水,美香想不到她的情慾竟如此轻易就被挑起来,而且一来就那么强烈几乎让她不能自持,美香此时真的很后悔为何刚才没有制止儿子,结果弄得自己现在全身难受又不能醒过来, 所幸儿子听到她的呻吟才慌乱的离开房间,美香的心理虽庆倖儿子没有继续胡闹下去,但随着儿子的离开她心中不禁暗自的感叹着『早上丈夫乱点火…晚上儿子乱挑逗…结果搞得自己…要死不活的…有火又无处发…』幸好儿子听到自己的轻哼才慌乱的夺门而出,这些年来美香大多独自度过漫漫的长夜,却从没有像今晚这样让她感到难受又迷乱,美香只感到胸前那对乳房不但开始隐隐涨大,甚至手一触碰到就有股触电般麻甦的快感,这也让从没手淫过的美香激起了原始慾望,在情慾的引导下她小手缓缓的伸进了内裤里,美香的手才碰到阴蒂身体就开始剧烈颤抖,一股甜美的快感瞬间向她的全身漫沿开来,食髓知味的美香双手随即脱下了身上的衣物,没有犹豫她的中指就送进了自己的穴里,霎那间又是一股欲死欲仙的快感袭上心头,只见美香嘴里不断吐着大气臀部也越挺越高,浑然忘我的她嘴里终于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呜…爽…爽死我了…真是要老命…啊…』突然间美香全大喊一声阴精也随之从穴里喷出,在享受高潮的同时她脑海中哪里会想到,自己的丑态全被门外的儿子一览无遗的看到,原来学锋刚才离开后就一直躲在房门后偷窥,门外的他不但看到妈咪在床上妄情的手淫,甚至妈咪嘴里还哼着不知所云的淫声浪语,直到妈咪高潮后瘫在床上学锋才又悄悄进房。 美香高潮后瘫在床上房门突然又被打开,她看到儿子又像刚才一样悄悄走进她房里,听到儿子熟悉的脚步声美香一颗心激跳不已,由于她刚刚在手淫时已脱下了身上的内裤,没穿内裤的美香慌乱的翻过身子背对儿子,不一会她感到儿子的手开始在自己身上游走,甚至有时儿子的手还会轻触她敏感的下体,此时的美香被儿子手抚摸的心里十分慌乱,还来不及思考儿子的舌头也舔上了她的小穴,美香的身体瞬间一阵激烈颤抖心理暗付『丈夫虽爱她…都没这么做过…儿子虽荒唐…但这感觉…真的好舒服…原来口交这么爽…』初嚐口交的美香那里忍受的了这样的刺激,只见全身舒畅的她紧咬着牙不敢发出声音,学锋看到妈咪强忍着性慾臀部不停的扭动着,他索幸把手指也插进妈咪溼淋淋的小穴里,美香压跟也没有想到儿子竟会如此的大胆,她感到小穴一涨通体舒畅的美香心里抱怨道『这小鬼…真是坏死了…竟用手和舌头…舔弄她那里…万一我受不了…那可怎么办…』美香还来不及多想就被儿子舔弄到了高潮, 学锋看到妈咪洩身后瘫在床上十分的陶醉,他本来想要趁机把大鸡巴肏进妈咪的穴里,但想到妈咪心防还没打开引起反感就不好了,他决定让妈咪陷入更淫乱的慾海再行动,只见学锋故意在妈咪的耳边轻声的对她说『妈咪…我只是帮妳…希望妳今晚有个美梦…』 美香听到儿子说完后随即下床走回了房间,但儿子刚刚那席话却让她羞愧的无地自容,美香心理虽然明白不应该享受儿子口交的服务,但儿子的舌头不仅让她嚐到了口交的欢愉,更让美香感到不同以往她和丈夫单纯的性爱,这些全是从丈夫身上得不到的满足和刺激,是以美香刚刚她才没有阻止儿子的行为,一连数日儿子不但每天半夜都跑到她房里,而且每次都搞得自己阴精狂洩才肯离开回房,这些天美香都是在儿子的口交中获得满足,与其说是满足倒不如说是另一种痛苦煎熬,毕竟她们是母子没人敢去突破那道禁忌防线,但这关係又能持续多久美香跟本不敢想,她当然想过万一儿子强姦自己她是抗拒挣扎,还是自己会默默的承受配合儿子的姦淫呢?说真的这问题就连美香自己也说不出答案,或许如今的她只能多买一些性感的内裤,来提供儿子解决他自己冲动时的情慾需求。 学锋接连几晚趁妈咪睡觉溜进她房里,他见到妈咪不但装睡还很陶醉他的服务,经过这么多天食髓知味的学锋胆子也越来越大,週六是妈咪三十九岁生日他心中好兴奋,因为学锋决定要帮妈咪过个不寻常的生日,这天他放学后买了礼物就赶到服饰店找妈咪,学锋一见到妈咪就献上一束鲜花并开口说『妈咪…祝妳生日快乐…永远年轻和美丽…』听到他的祝福妈咪显然已被感动得飘飘然的,这晚学锋带着妈咪到一家西餐厅里庆生,吃完晚餐他拿出了一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说『妈咪…这礼物送给妳…希望妳会喜欢它…』妈咪打开盒子后见到他买的性感丁字裤,在那几乎透明的私处部位还绣着一朵玫瑰花,妈咪激动的将礼物紧握在她的手上久久不语,此时学锋立即走上前去搂着妈咪的肩膀说『妈…妈咪…妳怎么了…是我做错事了吗…』 听到他的话妈咪随即用手擦乾泪水高兴的说『锋儿…你没有做错事…妈咪是很高兴…』妈咪说完后兴奋的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也就是妈咪深情的这一吻让学锋起了邪念,只见他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轻声对妈咪说『妈咪…妳真的好漂亮…我能抱妳亲妳吗?』妈咪高兴的想也没有多想立即开口笑着说道『锋儿…我们是母子…你什么时候…想亲想抱都行…为何多此一举…问这个问题…』学锋见妈咪还没有会意过来更加大胆的开口说『妈咪…我都高中了…还没接吻经验…我不是要那种…而是要…男人和女人的拥吻…』妈咪听到他要索吻想了好一会才尴尬的说道『小鬼…你就会欺负妈咪…真是坏死了…』妈咪说完随即闭上眼睛学锋知道她已默许了,他立即把小嘴往妈咪的香唇上给凑了过去,俩人的双唇一接触学锋还在想要怎么接吻,没想到妈咪的香舌已主动伸进了他的嘴里,学锋的舌尖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触电感觉食髓知味的他立即开始纠缠妈咪的舌头,他们吻了一会儿妈咪突然推开自己娇羞的说『你这小坏蛋…快停下来…你想憋死妈呀…』 学锋见妈咪说完满脸通红随即哀求着她说『妈咪…我买的内裤…妳先换上它…待会去看电影…另外…妳换下的内裤…送我好吗?』美香和丈夫结婚十几年了彷彿在守活寡,毕竟自己是个正常的女人也会有着生理需要,再加上儿子又帮自己庆祝生日让她非常感动所以刚刚美香才会肯答应儿子索吻的要求,但她跟本想不到儿子会向她要身上的内裤,此时美香真不知如何回答儿子这脸红的问题她心里当然明白儿子要她的内裤做什么,也不知美香是心理感动还是刚刚喝了点酒,或是刚刚和儿子的激情拥吻触动了她的心弦,只见美香满脸通红双手轻轻的推开了儿子,随即拿起了儿子送她的丁字裤就往厕所走,原来美香竟真的答应将身上的内裤送给儿子她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到底有没有错,美香完全是为了满足儿子这个特殊的癖好,但她却不知自己正一步步走向了淫慾的深渊中不一会美香回来娇羞的把礼盒递给儿子,儿子接过礼盒随即打开将鼻子贴近她的内裤,美香看到儿子这个举动简直羞的无地自容。 学锋买完单带妈咪到附近一间MTV,他点完片不一会包厢的萤幕上就出现画面,这部片子是叙述一个男主人才刚刚出门上班,女主人就迫不及待掏出儿子的鸡巴吸吮,美香看到淫乱的这幕整个人吓的六神无主,她压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和儿子一起看A片,当萤幕上的母子开始相互舔弄彼此的性器,这时美香的呼吸声不但渐渐的急促了起来,甚至她那骚痒的小穴也不自主的流出了淫水 此时儿子突然拉起了她的上衣并扯下胸罩,美香一向自傲的乳房随即落入了儿子手里,说真的除了丈夫她身体从没被其他男人摸过,何况现在抚摸她乳房的男人是自己儿子,只见美香满脸通红又是羞愧又是紧张的说『锋…锋儿…你…你不要这样…快…放开手…』不管美香如何的哀求儿子不但都充耳不闻,甚至还把手伸进了她的短群里抚摸着小穴,这要命的挑逗差点就让美香的理智彻底崩溃,原本儿子也只是晚上趁她睡觉时爱抚自己,没想到儿子今天竟在她清醒时来侵範自己,美香虽然激烈挣扎却挣不开儿子有力的双手,坦白说她对儿子这淫乱的行为虽不谅解,但美香的阴蒂十分敏感经儿子一阵轻抚后,霎时一股酥麻的快感就由她的下体漫沿开来,这要命的快感简直让美香有如达到了仙境,随着儿子的抚弄她的小穴不但流出了淫水,甚至还透过了身上的内裤沾湿了自己的裙襬 这时儿子猛然起身把她的身体压在沙发上,美香看到儿子迅速的脱下了他身上的衣物,霎时一根六吋来长的肉棒已呈献在她的面前,美香心理当然明白此时的儿子想要干什么,只见她又是紧张又是羞愧苦苦哀求儿子说『锋儿…不要呀…妈咪求求你…快放开我…』她的的哀求根本就改变不了心意已决的儿子,儿子就像个粗暴的恶魔扑向自己的身体,美香还来不及阻止双乳随即落入儿子的魔掌,紧接着儿子就开始放肆的揉弄着她的乳头,霎时一阵舒畅的快感传遍她的四肢百骇,说真的在大陆工作的丈夫虽然每季都会回来,但这对狼虎之年的美香来说根本无济于事,一来是丈夫早洩二来则是时间隔的太久了,再加上丈夫每次总在她最需要时就丢盔弃甲,严格说起来美香结婚至今从来也没有高潮过,这怎不让狼虎之年的她连连抱怨着丈夫,如今美香敏感的乳房在儿子舌头的舔弄之下,那酥痲快感一波接一波的侵入她的体内,美香敏感的乳房不但早已涨大挺立了起来,甚至就连她胸前那对乳头也涨的像是大葡萄,学锋见妈咪不断的挣扎随即温柔的开口说『妈咪…妳不要害怕…我真的好爱妳…难道这些天来…我帮妳口交…妳觉得不快乐吗?』 美香的确承认这几天儿子让自己十分快乐,但她又怎能不顾自己的身份和儿子做爱呢?更何况近亲相姦不仅是伤风败俗的乱伦行为,就在此时儿子的舌头更由乳房舔到肚脐,再由肚脐慢慢往下舔到了她最敏感的阴蒂,瞬间那通体舒畅的快感由美香下体往上直窜。 在儿子的抚弄下她慢慢的减缓了挣扎,儿子见状后双手立即开始脱她身上的内裤,美香双手本能的紧拉着身上的内裤慌乱的说『锋…锋儿…不…不要呀…我是你妈咪…你…你不可以脱…妈咪的内裤…快停下来…』儿子或许是受到A片的刺激根本就不肯停手她一边吻着自己敏感的耳垂一边轻声说道『妈咪…别怕…我知道妳需要…何况…这里又没外人…今晚…让我帮妳解决…好不好?』美香听到儿子说完简直羞愧的无地自容,说真的要自己一丝不挂任儿子抚弄她的私处,美香当然不习惯是以紧紧夹着双腿紧张的说『锋…锋儿…乖…听妈咪的话…我们是母子…是不能乱伦的…今天这件事…妈咪不会怪你…你…你快停下来…就算妈咪求你了…』只见娇羞的她紧夹着自己双腿紧张的说『锋儿…不要呀…这样是乱伦…你再弄下去…会铸成大错的…妈咪求求你…快点停下来…』美香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到小穴一涨,她心里当然明白儿子的手已插进自己的穴里,只见她身体一阵颤抖立即慌乱的哀求儿子说『锋…锋儿…不要呀…这样是乱伦…你再弄下去…会铸成大错的…一但做错了…就回不了头了…妈咪求求你…快…把手拿出来…』 美香说完儿子果然停止了侵犯自己的身体,正庆幸间谁知儿子的手突然抬起她的右脚,接着儿子就伸出舌头开始舔弄着我的脚ㄚ子,一种奇妙的感受不断在美香的脚趾间蔓延着,说真的她从未有过如此兴奋又强烈的快感,原本美香还担心穿了一天鞋脚ㄚ子不卫生,谁知儿子却津津有味的吸吮舔弄她的脚趾,其仔细的程度就算三天没洗脚也给舔乾净了,儿子舔弄了一会小手再度来到自己的小穴,美香心理虽明白不应该享受儿子的服务,但毕竟自己是个正常女人也有着生理的需要,何况这些又是从丈夫大川身上所无法得到的,陶醉的美香慢慢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这快感,随着儿子手指的抽送她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久旷的美香再也受不了儿子这要命的挑逗,只见通体舒畅的她嘴里终于浪哼了出来『锋…锋儿…你…坏死了…一直弄妈咪那里…啊…妈咪不行了…要洩了…洩了…啊…啊…』 美香洩身后儿子双手再度开始脱她的内裤,此时的她非但没有反抗甚至还轻抬着屁股,在半推半就下美香的内裤终于被儿子脱下来,接着儿子不但伸出舌头开始舔弄她的阴蒂,甚至儿子的食中指也再度插进自己的穴里,这也让美香嘴里如癡如醉发出销魂的呻吟声『小…小冤家…你舔的真棒…妈咪好爽哦…快…快…妈咪要洩了…洩了…啊…啊…』连声的吶喊美再度被儿子的舌头给舔出阴精,洩身后美香见儿子仍持续舔弄着她的小穴,久旷的她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又持久的高潮,整个包厢里只听到美香嘴里骚浪的叫床声『好…好孩子…妈咪真的爽翻了…快…舔快点…啊…妈咪又要洩了…洩了…啊…啊…』连洩三次身的美香全身无力瘫在沙发上抽续。 还来不及喘息儿子突然将大鸡巴放在她嘴边,美香当然明白此时儿子是想要自己吹喇叭,别说吹喇叭她就连打手枪都没替丈夫做过,美香原本还十分犹豫到底该不该帮儿子口,想到儿子刚刚已用嘴和手帮她舔弄到洩身,感动之余美香小手已缓缓握上儿子的鸡巴,毫无经验的美香十分怀疑是否能够满足儿子,她的小嘴嚐试着轻轻含上了儿子的大龟头,双唇并裹着儿子的龟头温柔的开始套弄着,她的嘴才碰到龟头儿子已舒服的轻叫出来『妈…妈咪…妳嘴巴好温暖…舔的我好爽…』听到儿子舒畅的回应美香彷彿是受到了鼓励因为这还是她第一次用嘴巴帮男人吹喇叭,看着儿子陶醉的表情美香心里竟也十分得意,她舌头随即顺着棒身往下舔到儿子的睪丸,美香以湿润的舌头舔了一会儿子的睪丸后,她再度张开嘴将儿子的大鸡巴给含进了嘴里,美香一边吞吐套弄一边看儿子陶醉的表情「滋…滋…」的声音不断从她嘴里发出,当美香感到儿子粗大的鸡巴已涨的越来越大,她心里当然也知道这是男人射精前的反应,美香反应不及儿子的精液已射进她的嘴里,只见她毫无顾忌把儿子射出的浓精给吞下去,最后还用舌头清洁儿子龟头上残留的精液。 说真的美香和丈夫结婚至今也已快二十年,别说是吹喇叭就是打手枪她都没帮丈夫做过,或许是这一天美香被儿子挑逗high到受不了,她不但主动把儿子的肉棒往自己的嘴里送,甚至她还情不自尽把儿子射出的浓精吞下去,就在她清洁完儿子突然满足的开口问着她『妈咪…妳以前吃过…老爸的鸡鸡吗…』听到儿子说完美香粉拳轻搥儿子的肩膀说『才没有呢?讨厌…都是你啦…你还笑人家…』 美香姜羞的说完见儿子兴奋的搂着自己说『妈咪…妳喜欢吃的话…以后妳要常吃哦…』美香想不到儿子竟会和自己淫乱的对起话来,只见哭笑不得的她低着头又羞又愧的说『小鬼你还说…以后你休想…妈咪再帮你了…』不等美香说完儿子的身体又压在她的娇躯上,她只感到一根又硬又热的肉棒顶在小腹上,美香久旷的小穴虽然十分渴望男人的滋润,但不管怎么说自己和儿子毕竟是亲生母子,只见美香双眼充满慾火慌乱的看着儿子说『锋儿…不要呀…我们不能…再错下去了…』 冲动的儿子非但没理会她甚至毫无顾忌的说『妈咪…我知道…妳也需要…答应我吧?』刚刚帮儿子口交时已让美香心理紧张万分,此时又听到儿子想要和自己真枪实弹的做爱,伦常和道德的那道无形枷美香实在抛不开,锁羞的她用力推开儿子并转过身子背对他,此时美香和儿子的身体已成了汤匙般交叠着,儿子的手不但在她乳房上轻轻的来回抚摸,甚至还把那挺立的鸡巴在自己臀部磨弄着,美香感到儿子下体又冲动起来慌乱的挣扎,不动还好这一动儿子的大鸡巴竟然滑到穴口,此时只要儿子一用力鸡巴就会进入她穴里,身为母亲的美香心里也更加的慌乱了起来此时美香整个人彷彿是从中间切成了两半,一半要她竭力抵抗另一半却要她纵情淫慾,理智和情慾一次又一次在美香脑海里交战着,直到儿子的手摸到阴蒂她终于彻底的崩溃,美香身体一颤下体随即压向儿子的鸡巴,她只感到一根烧烫的铁棒缓缓的挤进了小穴里。 美香的小穴从来没有被鸡巴如此撑开过,插入的瞬间那充实快感已让她达到一次高潮,就在这时美香流下了眼泪儿子吃惊的问着她『妈咪…妳怕对不起老爸…后悔了吗…』美香的确是因对不起丈夫流泪却并不后悔,相反的陶醉的她还期待着儿子接下来的抽送,儿子看到她摇头随即露出微笑开始抽送起来,而美香的手则紧抓着沙发边缘享受着欢愉,儿子每一次的抽送都让她有飞上天的快感,此时儿子已完全取代了丈夫卖力的尽义务,美香起初还因为对不起丈夫心里有罪恶感,但那沸腾的情慾却让她不由自主放浪着形骇,她氾滥成灾的小穴不但紧紧裹着儿子鸡巴,甚至原本紧咬双唇不敢让儿子听到呻吟的她,此时嘴里也开始轻轻发出了舒畅的呻吟声『锋儿…你好棒…妈咪好舒服…啊…啊…』 儿子听到她的淫声浪语嘴角挑起得意的说『妈咪…妳好好享受…我会卖力服侍妳的…』儿子说完硕大的鸡巴随即开始卖力的聘驰,彷彿下定了决心要让自己彻底的臣服于他,这猛烈的抽送也让美香嘴里的呻淫骚浪起来『锋…锋儿…妈咪好舒服…快要洩身了…你再加把劲…快…快送妈咪一程…啊…啊…』听到她要洩了儿子更加卖力在自己穴里深耕这也更让美香不能自己发出了连串的呻吟『锋…锋儿…妈咪的小冤家…快…快用力…妈咪要洩身了…啊…洩了…洩了…啊…啊…』 就在美香一阵浪叫后阴精也随之洩了出来,霎那间一股强劲的暖流也射进了她的体内,原本美香还担心儿子精液射进穴里她会怀孕,但儿子喷出的阳精竟让她再次攀上高峰,这锥心蚀骨的欢愉差点就让美香昏死过去,原本怀孕的念头也随着高潮来临而消散无蹤,她高潮后全身无力依偎在儿子怀里娇喘着,美香压根没想到第一次让她达到高潮的人,非但不是丈夫大川而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学锋,美香实在不敢相信俩人竟配合的如此完美,简直让她觉得自己和儿子才是天生的一对,虽然她是在儿子的挑逗下主动奉献出了身体,但她的小穴却也让儿子成为真正的男人,想到这里美香心中感到无比的喜悦和骄傲,就在此时包厢中母子乱伦的影片也刚好结束,母子俩人赶紧各自的穿好衣服走出了包厢,美香虽然对在大陆工作的丈夫感到很愧疚,但她却没有后悔和儿子发生不伦肉体的关係因为美香心理清楚这绝不是她们母子的错,毕竟儿子正值冲动的年纪对异性充满好奇,而自己又是一个长期压抑着性慾的寂寞女人在情慾冲击下自然守不住最后那道防线,就算是丈夫真要追究她和儿子乱伦的责任,也是因为丈夫早洩才会造成母子俩的这段孽缘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男性的越力